情断佛门

作者:学术刊物

  他来找我是十月,石门正下了一场大雨,天气阴霾,有些寒了。
  他说他从株洲过来,问了很多人,才找到我的所在,希望我帮他一个忙。
  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一男一女,神态亲密。男的很精神,戴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女的则显得高挑,鹅蛋脸,一头长发,长得十分漂亮。
  我拿着照片,对比了一下,说:“这男的是你,这女的是谁?”
  他说是他女朋友。
  我抬头看他,人比照片里的模样更加消瘦,更加苍老,一张脸皮包骨,眼镜像吊在了鼻梁上一样。
  我说:“出什么事了吗?”
  他说:“五一时,我和女友一起开车到衡阳旅游,在路上遇到一辆大货车,我与她说话分心了,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出了车祸,我捡回了一条命,而她……她……却没有救过来。”他说完,声音哽咽,神情悲戚。
  我说:“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帮她超度吗?”
  他摇头,急忙说:“我,我只想见她一面,再见她一面,好吗?”他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我看着他难过的样子,知道他又是一个痴情人,叹了一口气,说:“人死如灯灭,过去就过去了,何必执着,放下未尝不好!”
  他说:“大师,我求了很多人,他们都不帮我,我知道你慈悲为怀,求你帮帮我,我千里万里赶到夹山寺,就为了能再见她一面,求大师成全。”
  他说着,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不停地向我磕头。
  我说:“人鬼本是殊途,她已往生,你又何必念念不忘呢,即便你们再相见又如何,徒增难过,终究不能在一起的。”
  他努力摇头,神情激动,说:“不,她不会丢下我的,不会丢下我的,求你了,大师,你帮帮我,以后我多捐香火钱,我多做善事,求求你了……”
  我知他内心执着,这份执着需要时间才能慢慢放下,又怎是只言片语就能让他顿悟的呢。我没有理他,转身朝寺内走去,吩咐看门的僧人,多留意他,以免他想不开做出傻事来。
  过了几天,天气更加寒了,凄风冷雨一直敲打着寺门,看门的僧人来报,他在寺前已跪了好几天了。
  我听了此话,颇有些感动,来到外面,见他神情憔悴,却强打着精神支撑着,顿时叹了一口气。
  他看见我,立刻跪着挪过身来,伏在我的脚下,不住点头,嘴唇干裂,已说不出话来,只剩下脸上两行清泪徐徐滑落。
  我让门人把他扶起来,知道若不了了他的心愿,他定难离去。
  他见我同意了他的请求,脸上露出笑容,又不停磕头感谢,门人把他扶到僧房里,让他休息了一晚,吃了些斋饭,他才恢复了些精神。
  到了夜晚,我坐在佛像前,根据他报的女子的名姓和生辰八字,催动佛法,度身到黄泉,去寻那姑娘的三魂七魄。
  他跪在香炉前,虔诚磕首。
  是夜,无月,小雨不断,漏断少人声,寒鸦不住在檐上凄鸣,几处灯火,若隐若灭,那香炉里的轻烟,被风吹散。
  在奈何桥边,我寻着那女子,她身着白衣,比照片上还要冷艳动人,只是脸无血色,多了一丝冰冷的苍白。
  我唤住她,她回头看见我,有些惊诧。
  我说:“你为何不过奈何桥?”
  她说她不想喝孟婆汤。
  我报出她男友的名字,她更加吃惊,睁大双眼看着我问:“大师,你所为何来?”
  我说:“这尘世上呀,也有一个人,和你一样念念不忘,现在就跪在佛像前,想见你最后一面。”
  她听了此话,泪如雨下,抬起头来,咬住嘴唇。
  我说:“我是特地来带你回去与他相见的,了了他的心愿,你就安心成佛去吧,我算过你的前世今生,你几世行善,已得道,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你就可飞升西天极乐,不再受轮回之苦。”
  她摇头说:“不,大师,我不想成仙成佛,我只想回到凡间与他过完此生。”
  我说:“何苦呢,凡人求道尚不成,而你已修成正果,这是你几世善行得来的善报,你与他已是阴阳相隔,人鬼殊途,此生已经缘尽,已不能强求,我如今逆行天道,只是感念你们之间的一份真情,也算渡一人出苦海,救他脱离痛苦,你就与我回人间一遭吧!”
  她听了此话,眼泪潸然,脸上泛起凄楚的苦笑,说:“既如此,大师,你可否应我一件事,这样才能让他彻底死心,让他不再挂念于我,可在人世间好好活下去。”
  我说:“何事,你尽管说来,我尽力而为。”
  她在我耳边细语一阵,然后跪在我身前,说道:“求大师成全,我已无其他心愿,只此一桩,还请大师成全。”
  我听了她的话,已觉难过,痴男怨女,这人世间的爱呀!
  我点了点头,她才站起身来。我闭眼暗念佛法,破开尘世之门,把她送回人间。
  他跪在香炉前,见她突然显出身来,一下爬起身,就朝她奔过去,口里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
  她若月宫仙子,白衣飘飞,神情却不动,只是腾在空中,冷眼看着他。
  待他刚及她的身前,她一张脸突然幻化,冷艳动人的脸庞瞬间血污满面,两颗眼珠从眼眶脱落,一张嘴像撕裂了一样,朝他缓缓喊道:“还……我……命……来……”声音拖得奇长,让人不寒而栗。
  他突然看见她这番模样,吓得大吃一惊,脸上的惊喜转瞬化为恐惧,身子连连后退,一张脸惨白,嘴里大叫:“不……不……不要……”说着,像吓得丢了魂一样,转身就朝寺庙里奔了进来,抓住我的衣角,大叫师父救我。
  她飘在空中,凄厉叫道:“你害我性命,如今该还我命来。”
  我见她目的达到,佛杖雷霆一敲,袈裟一拂,口里喝道:“大胆孽畜,你命已绝,怎可动害人之心,还不快快回去。”
  她飘在空中,化回原来的模样,一张脸上哪里还有凄厉,分明是两行眼泪,不住地掉落,身子对着我,恭敬一揖,低头看了吓得魂飞魄散的他一眼,才消失了去。
  她似乎也不曾想到,他是如此胆小吧,虽那是她的心愿,可从她的神情中,我分明看到了几分难过。
  我扶起他来,说:“她已去了,你不用怕。”
  他颤抖着身子,慢慢回转身去,见大殿外的空中已无她的身影,只剩了小雨轻烟,寒鸦低徊。
  我说:“人鬼本是殊途,你与她今生缘尽,无需再执着,好好回去继续过你的生活,世间不乏好女子,你可再寻觅一段良缘。”
  他双眼呆呆地望着空中,对我的话语充耳不闻,良久,才喃喃自语说:“这下她该放心了,可以安心去成佛了吧!”语毕,那张脸上哪里还有害怕,分明就是装出来的,此刻,已剩了泪水满面。
  我震惊在场,不曾想,他与她的目的都一样,只希望另一个人可以安心的放下自己。
  我长叹一声,道:“唉!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也无需担心,我早已算过,她几世行善,已得正果,自飞往西天极乐去了。”
  他痴了良久,知她真的去了,突然转身跪下,双手合十,虔诚对着佛像拜了一拜,说:“师父,我愿剃除尘缘,自此,皈依我佛,求师父收纳。”
  三天后,我收他为徒,替他剃掉青丝,替他穿上僧衣,引他皈依佛门,只是,我始终没告诉他,她回来见他的真相。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