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妃

作者:学术刊物

第一十八章通敌 果然,隔了几天,多宫外传来消息,传言大将军通敌,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有人相信大将军通敌呢?他如果通敌的话,又怎么会被箭射伤,不治身亡?消息越传越奇怪,奇怪得我这个经历了现代千奇百怪的新闻荼毒的人都感觉事情非常的不正常。 首先传出大将军通敌,故意把已方军队引入敌镜,被身边副将发现,用箭阻止,误伤大将军,敢情,大将军是被自己人射伤的? 然后,又传出大将军早就与大齐宣王达成协议,分江而治,裂土分王,我想,这罪名怎么越来越大,大将军听了,以他那么一个直不笼咚的忠臣,听了,怎么受得了,还好他被软禁在府,但我转头一想,传这个话的人,又怎么不会想方设法把这话传到大将军的耳朵中呢? 怕只怕,大将军,终究都难过这一关。 我沉吟良久,问司徒:“你的武功练成怎么样了?” 司徒疑惑的望着我,但还是回答:“还好啊……” 我对她说:“能躲过宫内带刀侍卫吗?” 她犹豫半晌,不敢答我,我就知道了,她的武功还是半桶水,内心一叹,想,难道她连她父亲最后一面都无法见着了吗?也许,不见好过相见,虽然我也只有十五岁,但在我看来,十五六岁的她,还是个小孩子而已。 我们谈话的时候,是摒退了左右的,但还是有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且早就来了,这人就是小福子,竟没给司徒发现,这使我对她的武功更加没有信心,更不敢开口叫她偷溜出宫,看一看她的大将军老爹了…… 小福子向我皱了皱眉头,用轻视的眼光看了看司徒,道:“就凭她,怎么能走得出去,紫宁宫外,如今不仅有宫迁侍卫,还多了无数的暗卫,就连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溜进来的呢!” 我想,看来,练来练去,小福子的武功反而在司徒之上了,可能我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了出来,司徒察言观色,知道了,气呼呼的道:“怎么可能,我就冲出去,看他们敢把我怎么样?” 我没有拦她,只笑了笑道:“不能把你怎么样,乱箭射死,变成刺猬,肯定是他们非常愿意做的一件事。” 大概认为变成刺猬对一个姑娘来说是非常不好看的,于是,司徒踱了几步,又气呼呼的坐下。 小福子的眼神更加轻视,简直有点像看到一个白痴时的眼光,这让司徒更加恼火,很多年以后,我想起这一幕,心想,司徒与小福子的梁子,很可能就是这时候结下的,从那以后,司徒才会发疯了一般的练武,誓要与小福子一较高低,当然,这是后话,不必多说。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大将军伤重不治,沉榻而亡,就在大将军去世的同一天,司徒被去除贵妃封号,打入冷宫,永不复出。 当然,唯一跟着的,就只有我了。 而我,隔几天,也要离开司徒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不?何况我这个精明之极的现代穿越人? 司徒自被打入冷宫之后,脸色苍白,精神委靡,沉默寡言,我知道她在伤心她爹的死亡,可我没有劝她,我说了,我不会劝人,再说了,谁没有个大灾小难,想当初,我使用了无数的手段,无数的心机,包括挑拨离间,下套子,挖陷井,射冷箭等等,把我父亲的同父异母兄弟姐妹们清除出家族企业,连董事长大哥都被我气得进了医院,眼看家族企业成了我的瓤中之物了,可谁曾想,冷不丁的,穿越了,还是一个六岁小朋友的身体,我可都没自怨自哀过。…… 这一天,吃过了小太监送过来的残羹剩饭之后,我本来锦衣玉食,现在吃狗都不吃的东西,吃不下饭,我的心情太不好了,我就不免对司徒发了一点儿牢骚:“你看,都是因为你,我才落得这么个下场,本来么,我就不准备入宫的,都是因为你,生生的把我带入了宫,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遇见了你这么个主子?……” 然后一大堆的埋怨,司徒本来心情就不好,被我这么一埋怨,更加心情不好,她大叫:“你不愿意在这里,你可以出去啊,又没有谁阻挡你?” 我看她发狂的样子,有点儿害怕,她可是有武功的,忙闪到一边,道:“我倒是想出去的,但被你连累,我又能去哪?” 一个盘子丢过来,差点打穿我的头,我忙跑到院子里,心情沉重的叹道:“出了这样的事儿,哪有连说都不让人说的道理……”我满脸的悲苦,嘴巴鼻子都皱到一块儿了。 自从这一场争吵之后,我与司徒就有点儿心结,谁都不愿意答理谁,吃饭都是各吃各的,冷宫里头的空气空前的冷。 我成天想,当然得怪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入宫,怎么会如此倒霉?醒着也想,睡在床上都想,到了后来,连晚上做梦,我都喃喃的叨念着那几句,搞得小福子有时晚上来看我,听见了我说的梦话,把司徒又恨了个底朝天。 我与司徒在冷宫里呆了一个星期,就冷战了一个星期,几乎没有人来看我们,这天,终于有人来看我们了,一个小太监捧着圣旨道:宫女贾氏,与司徒了无瓜葛,今特赦出冷宫,调往青凤宫,侍候娴妃娘娘。 我默默的收拾东西跟着小太监走了,走到门口,又有点儿犹豫,望了一眼司徒,脸上的露出复杂的感情,叫了一声:“你多保重,我不能陪你了……” 司徒冷着个脸,正当我以为她不会答话的时候,她一声大叫:“走吧,走吧,都走吧,忘恩负义的东西,没有了你,我照样过。”她的手又放在了旁边的茶杯上,眼看要扔过来,我忙一溜烟的走出门,以免被砸着,砸穿了脑袋,可得不得了了。 我一去,就被安排在宫女住的双人房里,当然,是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总算保住了小命,这些苦,又算得了什么?我向上天合了一个什,感谢上天没要我的小命,旁边带路的宫女眼色鄙夷的望着我,我才不理她呢。 青凤宫内,听到紫兰的禀告,娴妃娘娘知道那个小宫女已被安排好,问身边的紫兰宫女:“看来,人情冷暖,事态炎凉,到哪里,都是一样,从小一块儿长大,又怎么样,大乱临头,还不是一样的各自飞,这位贾尚仪连睡梦中都要念着主子对她的不好,在睡梦中的梦话,怎么会是假的,她把十几年的情义看得如此淡漠,看来是一个极为薄情寡义的人,这样的人,虽不能让我引为心腹,但是,有些事,她来办却再适当不过了,而且,这种人,也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听宫内人说,此女极为贪财,看来,只要有银子,就能让她办事,倒省了我不少麻烦,何况,她还有一手极好的医术呢?” 紫兰道:“但她后来,看来对主子还是有点儿留恋的,只不过她的主子……” 娴妃娘娘道:“这样的话,我倒更加放心了,如果她一点感情都不露的跟过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做戏,还有一种就是这个人已经铁石心肠到极点,而要达到这种可能,没有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是绝对不可能的……” 紫兰道:“还是娘娘英明,办事谨慎,让暗卫在冷宫外注意了那么长时间才把她调过来……” 娴妃娘娘弹了弹手指甲,冷笑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能随便让一个不明不白的人进来?” 紫兰道:“娘娘思虑周全,不过,此女为贾海宁的女儿,难道真的不怕……” 娴妃娘娘道:“那件事,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不过提供了线索而已,既使她知道她父亲的死另有内情,但又怎么明白其中缘由,再说……”她笑了,“你忘了,与她同一间屋的,可是琼花小师妹,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背叛主子的人,有她看着,那位姓贾的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紫兰点了点头,她知道,既使为同门师姐妹,她的智慧怎么也比不上这位娴妃娘娘,既使武功尽失,何况,这位娴妃娘娘有一种狂热的偏执,一种强烈的自信,能把所有的一切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自信…… 晚上,我躺在新床上,望着对面的那名宫女已经熟睡,心里想着,世事难料,哪曾想,只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变化竟那么大?看来,宫廷之中,风云变幻,可不是讲假的。 正想着,指风忽起,弹向床上睡着的宫女,我知道她的睡穴被点了…… 小福子来了,我道:“司徒那边还好吧?” 小福子道:“她有什么不好,能吃能睡,她说,你一翘尾巴,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要你小心一点……” 我张口结舌,深感一古代淑女被我平时的教导荼毒得不像人样,我沉吟半晌,怀疑的问小福子:“我有尾巴吗我?” 小福子没有出声,仔细思考了我的提问,却没有答我的话,对我说:“要不,你学点儿武功?” 我忙道:“今天可真累,我可真想睡了……”边说边把被褥打开,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正想躺下呢,看见小福子口唇欲动,看来还想劝上一劝,我瞥了一眼,看见他的手上有不明原因的抓痕,问他:“怎么,被谁偷袭了?” 小福子把手缩到衣袖里,愤愤地道:“除了那个疯婆子,还了哪个?” 我知道,他又被司徒偷袭了,也许司徒心理苦闷,小福子陪她玩儿呢,要不然,司徒近得了他的身?可经我这么一打扰,他忘了劝我的事,看见我确实累了,小福子摇了摇头,打开房门,走出去,边走边嘟囔:“真没见过这样的人,手无缚鸡之力吧,她还到处惹事挑非,哎……” 也不知讲谁,我认为不是讲我,我要睡了……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