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外天都

作者:学术刊物

第十章朋友 于是,我老老实实的跟在司徒后面,跟着她赏花逗鱼…… 也不敢说笑话儿了,平时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胡说八道多一些,今儿个这么静,司徒明白我还没从刚才的不好意思中醒过来,不由得多起心来:“慧如,莫非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我差点没被一口口水呛死,我像是那样的人吗?虽说那侍卫长得一表人材,可赶得上我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但一见钟情的事儿,咱不相信,也不准备去实行,我知道如果我分辩的话,司徒还更加引以为真了呢,她一直想给我牵线搭桥,是个人在我面前晃,都要多心半天,我如果分辩,她说不准就去问人家出生年月,对八字了,我揭了揭眼皮,慢条思理的道:“贵妃娘娘,你如今也嫁了人了,可不能跟我一样了,时不时对其它的男人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自己最好的防卫就是攻击,不过我这攻击可有点儿过,如果给宫里头任何一个人听了去,贵妃娘娘的声誉就有点污点了,可谁叫她老想着为我做媒的,不给她点教训,那我以后还有完了没有…… 司徒又现出那种特务般警惕的样子,我可以看到她的耳朵微微有些竖起,就像狗一样…… 她仔细听了一听,确定周围没人,才吁了一口气,见我如此说,知道我动了真怒,倒也不敢再胡说八道,只是沉默良久道:“慧如,我只希望你有个好出处……” 我嗤之以鼻,心想,你不把我拉入皇宫,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啦。要不是你,我早就有了最好的出处,到处的在游山玩水,大赚金钱呢。 我沉默了,司徒也沉默了,她有些愧疚的望着我,知道我在想什么…… 回到紫宁宫,早有人听到太后招见司徒的消息,以为司徒巴结上了宫里头的大贵人,正上门探口风呢,这个人,就是张媚儿,宁贵妃,也是司徒从小到大的死对头…… 乍一看到她,我倒吓了一跳,因为她满面都是笑容的对着司徒明珠,我从来没看见过她这样,她在宫外,既使与司徒面对面的遇上了,鼻子哼一哼还是好的,有时候,竟当我们是透明人一样的过去了。 今天,她居然满面含笑的来到紫宁宫,一幅亲姐妹的模样,也难怪我吓了一跳。 张媚儿,不,应该是宁贵妃,含笑迎上前来,道:“司徒姐姐,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进了宫门,我竟没有来拜访,可真不应该,今儿个,咱姐妹俩应该好好聚聚……” 司徒看来进了宫,成长了不少,知道她当面说瞎话,也没给她脸色看,只是笑了笑,吩咐宫女们去倒茶,拉了她的手:“妹妹,说起来咱们父亲同朝为官,咱们应该好好亲近一下才是,来,咱们进屋去说去……” 我想看看张媚儿到底想说些什么,于是,也跟了进去,张媚儿知道我从小到大都跟在司徒明珠身前,对于我这么个人,她当然熟悉,她眼光扫了我一下,没说话,又转头笑吟吟的牵着司徒明珠的手一起走入寝宫。 两人裙裙款摆,双手相握,如一对亲生姐妹一般走在前面,我从后面望过去,两人气质相似,细腰如柳,倒真是相得益章,一对宛如碧玉的人儿。 张媚儿,宁贵妃与司徒娘娘走入寝宫,两人如真正姐妹一样的坐在榻上,相互道了安,宁贵妃就说了,她眼望于我,却对司徒娘娘说道:“司徒姐姐,我有些体已话儿,要对姐姐说,您看……” 我心里忽然升起了不安的感觉,看着她的眼神,我忽然明白了,她应该早就知道我与司徒的关系…… 司徒脸色一沉,挥手叫宫女太监退下,我看见门关了,过了几秒钟,又猛然开门,果然,看见两个宫女神色有些慌乱的退得更远,我冷笑,tmd,留下几个,也不行,非要把你们全换了不可……我把门打开,窗子也全部打开,好不容易抑下心中的不快,转头回屋,张媚儿带着了然的神色,含笑望着我,…… 我见她这样,却也毫不避忌,自己搬了一张凳子坐了,反而笑吟吟的望着她…… 对于抓住了你把柄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显示出她所抓住的把柄无关紧要,完全威胁不到你。 张媚儿见我这样,一怔,反倒不知如何开口,她不开口,我来开口,我笑了笑,对她说:“宁娘娘,很久没见,你那老牛卧眠图,可真是让在下大饱眼福,宁娘娘可真如张臣相一样,体贴民情,经常上山下乡,那牛儿,画得可真逼真无比……” 大家都是聪明人,我这么一说,张媚儿就明白了,大家焦不说孟,都是找人代笔,你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可不知谁抓住了谁的把柄呢,世间上的事,真真假假,又有谁能说得清楚? 她既然作得这么明显了,就一定不会是跑来拆穿我与司徒的,依她现在的情形,只不过是为了以后的利益,找一个好一点的筹码罢了,哪里知道,大家棋鼓相当。 张媚儿本就是个玲珑剔透的水晶人儿,见我这么一说,反而站起身来,向我拂了一礼,端色道:“是我唐突了,早知道姑娘惊才绝艳,早想前来拜访,却不没有机会,想不到,到了宫中,反而能常常见着。” 我大大方方的受了她一礼,完全没感觉到主卑不分,我看见她眼中露出倾佩的神色,我早就知道,她并不是一个暗地里使阴招的主,要不然司徒也不会同她斗了这么多年了——如果使暗招,司徒早就用武功了,司徒用武功的后果是比较可怕的,一般是要让人家断点东西的,比如说手啊,脚啊,什么的…… 不过她来我这里,也无非是为了宫中常事,争宠,来找个伴儿罢了,我笑了笑问她:“贵妃娘娘,是否闷极无聊,如果这样,不如常来宫中坐坐?” 我这么一说,她眼中露出欣喜,这就表明,咱们达成了统一战线,以后可以常常联系,她叹了一口气道:“贾姑娘,你知道,我在这宫中,无依无靠的,只有与司徒姐姐还稍微熟悉一点,姐姐如果愿意,可要来多走动走动……” 我笑了笑,心想,你还无依无靠呢,你那老爹,不知安插了多少眼线在宫里头,就等着捧你上台,当皇后呢,只不过,如今的劲敌娴妃娘娘在头里,就凭你一个新入宫的妃子,怎么也扳不倒她罢了…… 当然,这些话,我可不能说,多交一个朋友,怎么也比多一个敌人好,更何况,这个“朋友”在长期斗争中还掌握了你不少的秘密呢? 司徒也笑了,她亲切的摸了摸她的手,笑道:“我知道妹妹是个可人儿,以后,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什么东西,大家互相交流交流……” 虽然她表现得如沐春风,但是,我还是看见司徒耳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表明,她极度的反感张媚儿,虽然张媚儿不是个玩阴谋的主,但是,她的父亲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不容易送走了张媚儿,我吁了一口气,我知道,那两个被我留下来的宫女肯定会向她们的主子报告,只因为我知道,她们的主子都不平凡,一个是太后,一个是娴妃。 这两个人,绝对是我与司徒要严加防范的。 虽然换下了几个宫女,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要留下几个,这样的话,不会弄得太过张扬,让应该留下来的留下,我也好观察那两位重要人士的反映,是不?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