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Haoqing

作者:学术刊物

云淡风高,鸿雁凄楚,正是菊老秋黄的季节!一片萧索,一匹骏马,驮着一个意兴沮丧的年青武士,脚踢在一条荒凉的古道上。 晚山暮照,夕阳分外红,更增添了无限的落暮。 马蹄声得得地敲着山石,像离人心弦上惆怅的节奏,在晚霞的红光里,他不禁感慨地长吟道:“一抹晚天霞,嫣红透碧纱;西风声里哀雁低。正是客愁愁不稳,硫柳外,下归鸦。 桃李别君家,霜凄菊已花;五湖遗恨满天涯,欲将心事间流水,水不语,浪淘沙!” 这是一阔后多令,在他低沉的声调中吟出来,别具一种伤感的意味,长吟甫毕,忽地晚风中送来一阵钟声。 年青人的精神略为振作一点,脚下一央马腹,蹄声得得,退向着钟声迎去,目光渐春,晚霞却更灿烂了! 他正是最近掀动江湖的工哪咤司马瑜,从首次在追魂太岁阎飞的别在上初现侠踪后,他的名字已经流传在每一个江湖人的口中,以后更是一连串的离奇遭遇…… 结识了第一个红粉知己俏罗刹冷如冰,联袂西下,华山之巅力毙神剑星环夏侯鲁与恶鬼手仇真。 再在西湖水寨中参与了罗刹会,与艳罗刹靳春红结下了一段半爱半恨的姻缘,更由此牵入了一椿绝大的江湖风波中,太湖之畔访凶人,邂逅了改邪归正的“信口开河”李仙薄与“笑脸方朔”公孙述…… 同时也因机缘凑巧,遇上了翠衣仙子。不止习得了威力无传的五行神功,而且还得到了薛冬心惟一爱女薛供的劳心相许,最后是太湖中小岛上的一场惊天巨变;最无耻的凶人阴阳童子东门黑已伏诛,却走脱了元凶混元笔方天毕,小岛陆况之际,他,冷如冰、靳春红等几个人幸免于难,可是他的师尊“长眉笑煞”萧奇与冷如冰的师伯铁剑先生展翼却永无讯息,想来是凶多吉少了! 奇怪的是薛浪,她是被方天华救上岸来的,见面后只交待了几句话就匆匆地离去了! 冷如冰追念师门怨重,决心返回天山绿梅谷,为铁剑先生展翼的衣冠置家,同时守节一年! 靳春红要追随师尊东海三魔东返钓鱼矾去研习一些武功,因为她是东海齐氏兄弟的推一传人。 李一定与公孙述倦意江湖,只想在山水之间以寄余生,第二天也结伴离去了,剩下他孤单单的一个人。 功成名就,却抵不过心中的空虚,随意飘游了一段时间后,他重临太湖之畔,遥祭了师尊萧奇一厘美酒。 然后再到嘉同城畔想一访薛冬心与薛淇的,谁知凤去楼空,她们母女俩都不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是个不惯寂寞的人,可是茫茫江湖,他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冷如冰跟他约好在一年后重聚,当然不能去打扰她,靳春红忙于练功,去找她也不合适,薛演又走了,三个红粉知己竟没有一个能陪着他的。 挟着三分哀思,七分惆怅,他只好漫无目的地飘游着。 这天他走了整天的路,跨下马疲,马上人饥,刚好又在这四元人遗迹的荒凉古道上,所以一听见钟声之后,他的精神才好了一点。 有针必有寺,无论如何总可以休息一下,找点东西略充饥肠,同时也好让牲口歇歇脚! 转过山头,隐隐见松林一片,佛楼斜角,红墙半闪,墙外有石泉飞溅。峥淙如琴,环境十分清幽。 马到山门外,他人不禁有点失望,因为残扉半阁,暮道中可以望见一片蔓草,显然是一所废弃的古寺,连山门上的寺名都不见了,成群的蝙蝠在空庭中飞舞着,足见无人已久…… “奇怪!好好的一所寺院,怎么会荒废了,而且我方才明明听见有钟声,难道附近还有别家寺院不成!”一面在心中暗忖,一面却下了马,听任它到涧边去饮水啮草,自己却飞身上了庙楼,举目向四周眺望着。 但虫声卿卿,松林起伏,黑压压的针海如涛,却没有一丝灯光,心中更奇怪了,暗忖道:“四下俱无庙宇,则方才的钟声一定是由此间发出,可是看此地的光景,却又不似有人的样子……” 正在狐疑之间,忽然又是一阵钟声,由庙院后来传来,十分清晰,显见得钟楼就在临近。 司马瑜心中一喜,很高兴证实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一面飞身下了庙楼,快步向庙后走去。“ 穿过大殿,只见殿上供的神像多半泥漆剥落,露出里面的木头架子,显得十分颓败,司马瑜因为急于找点东西果腹,无心多作凭吊感慨,匆匆绕过大殿,只见后面一座回廊,像个四字一般,回廊下都是房屋,中间空出一大片庭院,院中杂草丛生,高可及腰。 左边的廊届中隐隐透出一丝激光,因此他毫无犹豫地就朝那个方向走去,直到窗报外才站住脚! 这些腐屋也十分破旧了,他走到窗子口探目一看,心中又怔住了。屋中点着,一点绿豆大的灯火,照着一个形容枯瘦的老僧,手拿着半秃的挑尘,缓缓地挥动着;废寺!老僧!这些情景并不足奇,奇怪的是那老俗的对面是一大排油漆剥落的棺木,老僧正是拿着拂尘去掉落格上的浮尘,口中还絮絮切切地念着经。 司马瑜等了一下,才定下心来,暗想这也许是别人寄枢的,这废弃的古寺既已作为停灵的地方,难怪没有香火,年久失修了。 想到这儿,他更定心了,刚想出声招呼,可是那老僧的哺哺声也大了起来,竟然念的不是经文。 司马瑜听得很清楚,他是在对人说话,口气十分柔和,低沉沉地诉说着:“孩子们!时间又快到了,刚才我已经敲过钟了,你们总该所见了吧!快准备着起来了……” 司马瑜走过来的时候,脚步放得很轻,老僧绝对不会发觉的,这屋中也没有别的人遗迹。那么老俗是对谁说话呢?除非是对植中的死人! 想到这儿,司马瑜不禁有点毛发惊然的感觉,忍不住咳了一声,老僧似乎没听见,缓缓地移动脚步,走到另一具棺木前面,依然是挥动拂尘撞诗,口也哺哺地重复刚才那几句。 一间难满棺木的屋子,一个电灵似的老僧,饶是司马瑜胆大艺高,也难禁背上透过一阵沁沁凉意。 再等了片刻,他忍不住开口道:“老师父!” 这一声叫得很响,老尚尚算是听见了,缓缓地转过身子,司马瑜怕他看不见,急忙转到门口站着。 老僧微现惊色道:“咦!你不是此地的!” 他的问话很奇怪,可是司马瑜想不到这么多,连忙跨进门去,作了一街道:“小子司马瑜,偶然游山经此,因天色已晚…” 老僧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是过路的……”忽地他脸现惶容遣:“不行!你不能进来,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话!” 说着放下佛尘,拿起桌上的油灯,抢先出了门,朝前面走去,司马俞甚是不解,也只得跟在他后面出来! 老借用手护着灯火,不使它被风吹灭,走了五六丈,连过四间廊屋,才推开最后一间屋门进去。 袭着那一点微光,司马瑜可以在破敝的屋门中望进去,只见那经过的一些,其中都放满了根木。 只有这最后的一间,才像是老僧的居室,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以及锅炉柴炭等炊具。 老僧将油灯放在桌上才打量着司马瑜道:“此地十几年来,从无人遗迹登临,相么是怎么找来的?” 司马瑜又拱拱手道:“在下四处游历,今日途经此地,刚好错过了宿头,因为听见老师父鸣钟,才循声找到此地……” 老僧脸色一动道:“相公是被钟声引来的?” 司马瑜微觉奇怪,心想你把钟敲得这么响,我怎么会听呢,可是口中仍极为廉逊地道: “正是!在下从早晨登上这条山道,沿途仅未发现店镇人家,直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 老僧掀动长后笑道:“这里原来是这官道,自从十五年前山下另辟道路后,却已发置不用,路分原来的几家居户也远走了,难怪相公找不到宿处了,相逢即是缘份,香油只有一点山肴野蔬,相公若是不嫌简陋,就请随便用一下吧!” 司马瑜见他说话很和气,连忙稳谢不止,老僧摸出火石,将炉子点燃了,又在水架上取下一些风干的肉脯,开始替司马瑜整治食物,同时笑道:“相公不相见怪,老油未曾茄素!” 司马瑜连忙道:“那里!那里3酒肉穿肠,佛在心头……” 老僧笑道:“那是酒肉和尚想出来的解嘲语,当不得禅机使用,其实老销倒不是故意不守清规。只因此地别无出产。购买又不方便,除了山鹿野兽外,别无可食之物,老相不得已,只好吃草了!” 司马瑜应声道:“老师父说得很是!好在此处不太有人来,老师父就是吃点荤腥,人家也不知道……” 老僧微笑道:“相公这话老油不敢苟同,出家人所修者心,所律者已,完全是在乎一己之心,不是做给人家看的!” 司马瑜脸上一红道:“老师父教训得很对,在下不过是信口胡说,老师父不要见怪!” 老僧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下去,司马瑜因为说错了话,讪讪的也不好意思再搭腔,默默地看他忙着。 等了一会儿,锅中肉已熟,香气四溢,老僧把肉脯切好放在木盘中,又在棍下拉出一个酒坛来笑道:“这是老钻采山果自酿的酒,相公将就着用吧!” 司马瑜这次学乖了,没有多说话,只是连连稳谢,老僧取出碗筷,各倒了一大碗,举碗邀客。 司马瑜见那酒色橙黄,香味很重,喝在嘴里,除了酸甜之外,另具一种辛辣之味,酒性非常之烈。 司马份由于本来量就浅,不敢多饮,只是频频吃着肉脯,老僧却似酒量甚豪,连干了好几碗,依旧面不改色。 酒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司马瑜才搭讪问道:“打扰了这么久,还没有请教大师父法号!” 老僧微微一笑道:“老油苦核!” 司马瑜觉得这名号很怪,微一迟疑,老僧又笑道:“苦乃百味之本,核乃万生之精,天生万物,无一不从苦中来,浮生太多苦事,是故人方堕地之际,莫不认孤苦啼,先识得苦中之味,始懂得生命之谛,苦中有自有佳境,佛说一烂米藏大千世界,宇宙亦可作一核看……” 司马瑜体会到他的话中道理很深,不觉肃然起敬,正容举杯道:“欢师原来是一位得道高僧!” 老僧哈哈大笑道:“相公太抬爱了,老油四十五岁才出家,完全为着谋生不易,这一袭僧衣,比较容易骗饭吃,十五年前行脚至此,受托照顾这些格木,既不会诵经,又不会礼佛,这得道二字是从何说起?” 司马瑜一骇道:“大师是受了谁的托付!” 老僧微笑道:“说来也许相公不相信,老油是受了棺中死人的托付!” 司马瑜微一色变道:“大师在开玩笑!” 老僧笑道:“老衲一点也不开玩笑,十五年前老钢也是游方至此,也因为天色已夜,毕备在此控单,那时庙中另有一位造及在此接待,饭后那位道友报过法号,自称悟净,邀老油在此同居,老油正苦于飘泊无定,欣然答应下来,一宿无话,次日醒来之时,那位道友已沓无踪迹,老袖找了半天,最后才在一间空屋中发现司马瑜变色道:“他是死人?” 老僧大笑道:“相公说得一点也不错,老油在空屋中找到了他的骨灰坛,上面写着他的生卒年月,以时序推算,他已经圆寂十几年了…” 司马瑜大为吃惊,切切地道:“那……大师以后可曾再见过令友”” 老僧微笑道:“没有,那位老友好像识任已尽,从此未曾再露面1” 司马瑜慢慢地道:“这事情太怪庭了…” 老僧笑着道:“世间鬼神之说,原是信其有则有,信其光则无,老油不过照着事实说出,相公相信也罢,不信也没关系’…” 司马瑜怔了半天才道:“大师这些年来,一直在此地盘醒老僧点头道:“不错!这原是一所荒弃的古寺,寺中寄宿的这些棺木,也不知来自作处,老袖留居了十几年,从未见人前来祭扫,相公还是第一个登门之人…” 司马瑜验现疑容道:“在下前来之际,好像听见大师在对人说话!” 老僧大笑道:“那是老油在对格中死人说话!” 司马瑜大惊叫道:“对死人?” 老僧微笑道:“相公不要害怕,老油因为单身居此,自不免感到寂看,闭居无事,只有对死人说说话解闷……” 司马瑜连忙问道:“看得见吗?” 老僧笑道:“老衲说话之时,并未拿他们当死人,因此他们会听得见,甚至于有的时偶。他知还会回答老油的话……”听到这儿,他瞥见司马瑜的神色都变了,乃又微微一笑,举碗猛子了一口酒,宽慰似地道:“相公不要怕,老衲不是说过,鬼神之说,在有无之间,相公抱定心中无鬼,把他们当作死人,他们就是死人了!” 司马瑜口中唯唯地答应了,却禁不住心中忐忑地跳,老僧也不在意,吃喝一阵,将桌中的残肴都扫光了,才开始收拾碗筷道:“相公旅途劳顿!一定需要早些安息,老油很抱歉别无床榻,只有委屈相公在这儿胡乱歇息一下……” 司马瑜见他的木榻不大,方可容人,不禁皱起眉头道:“那不是要挤着大师了!” 老僧笑道:“老僧终日无所事事,一宿不睡也没有关系‘相公尽管在此安歇,老衲可以跟孩子们聊聊天以渡永夜……” 司马瑜脸色一变,欲语又止,老僧似已觉察笑道:“相公不必多心,老油所说的孩子们,就是棺中的那些死人,老油与他们相处日久,无形之中生出一种感情,开玩笑似的叫他们孩子,其实他们生卒年月俱都不详,很可能比老油大得多了……” 司马瑜面对着这么一个半疯半真的老僧与一大群死人,心中又怕又瞥扭,本来想马上告辞离去的,可是年青人的傲气又鼓动着他,觉得在这种情形下,被几句鬼话味跑了实在太没来由。 呆了片刻,他才逊谢着道:“在下蒙在师如此招待,已是感谢不尽,如何还敢吵闹大师安眠,大师不必客气,还请在此地安歇,在下随便找个地方,只要能够聊蔽风露,就可以睡了……” 老僧笑着站起身来插手道:“相公快别如此说了,佳客还来,老油只惭愧无以为敬,怎么还能简慢相公呢!再者老袖晚间极少睡眠,相公尽管放心安歇吧!” 说着又在架上取下一盏油灯,把灯点燃了,慢慢走到门口,回头对着司马瑜笑道:“老衲不再打扰了,相公在睡眠中若是听见有什么响动,千万不要起来、那些孩子们有时并不很乖 司马瑜又是一惊道:“大师是说但尸……” 老僧笑道:“相公说错了,僵尸是有生命而无知觉的东西,老油的这些孩子都十分有灵性,从来没有加害过老油,只是他们从没有见过陌生人,恐怕他们对相公不礼貌,只要根公留在屋里不出来,他们是绝对不会前来打扰的!” 说完又对他笑了一下,才伸手替他带上了门,构接着身子,末后实在撑不过疲惫,才倒身在榻上。 那老俗所用的被褥都十分胜旧,发生一股熏人的气息,司马瑜一看那被面,只见是蓝色绸缎的,上面还织着许多圃花寿字,显然是从棺中拖出来的殉葬品,不觉一阵恶心,干脆掀过不盖,和衣倒在榻上。 躺了没多久,刚要合眼之际,耳边忽听得呛然一声金铁交鸣声,唬得他连忙坐了起来! 空中静荡荡地空无人遗迹,一灯如豆,莹莹地发出微光,那管响声来自床头哪儿挂着他自己随身佩带的长剑,已经有一半跳出鞘外! 司马瑜见了不禁心中又是一动,这枝刻是师尊长眉笑煞萧奇传给他的,难不是紫电青霜等前古神兵,可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了,锋下曾饱饮奸人之血,无端发声,必有异兆…… 正在怀疑间,忽然隔屋又传来一阵异响,起先是木板移动声,按着是细碎的步履声,还夹着老俗低低的招呼声,因为是在深夜,那些声音都十分清晰! 本着一个练武精明的耳目,司马瑜虽是心惊胆怕,但还是屏息静神,注意地听去! 那步声十分杂乱,好似不止一人,按着是老俗的低语,还是那种絮絮切切,和谒而又低沉的调子:“好了!大宝醒过来了,三媛也醒过来了,还有几个孩子呢!别偷懒了,快出来吧!今天给你们准备了一餐好吃惊的!别慌,也不许闹,要是把隔壁的相公吵醒了,事情就麻烦了,大家排着队出去,静静的……” 那语调的确像是一个母亲在对着一群会闹的孩子,细碎的步履声果然静了下来,变为更轻微的走路声,慢慢向屋外的空庭中移去。 司马瑜听得惊心动魄,背上的冷汗直往下流,先前听那老僧鬼语连篇,以为是他有疯癫症,因为一个人长年处此鬼域,心理上疑神见鬼是自然的现象,现在听来好像是确有其事。 他怀着恐惧的心情,把身子向窗门移去,为了怕惊动外面,他的脚步放得很轻,可是外面黑沉沉地,什么都看不见,他知道是自己的眼睛一直对着灯光,一时无法适应外面的黑暗,立刻又轻身过去,将油灯吹熄了。 屋子立刻陷入在黑暗中,残余的油灯飘浮在空中,散着刺鼻的气息,黑暗中还可以听得老俗的低语声: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好了,大家都出去了,你们静静地等着,我再去招呼其他的孩子们……” 接着是步履离去声,一直走向另一间屋子,这次因为隔得远了,你们什么都听不见,只除了木片移动声。 司马榆想到这一定又是那些僵尸在移开棺盖,这对他的眼睛已能习惯于黑暗,室中的布置了了可见。, 他慢慢移动脚步到窗子旁边,贴着窗子的破润超出去,空庭中仍是一片蔓草,被微风吹得微微晃动,除外则无一物。 听说鬼物都是禀气而具形,无影无质,所以我才看不见,可是怎么又会有脚步声呢……” “照情形看来这些鬼魂都是那老和尚豢养的,他说要请他们好好地吃一顿,那一定是指我而言……” 想到这儿他不禁又紧张地将手中长剑紧握了一下,剑柄冰冷而滑腻,那是掌心中的冷汗。 在以往的时日中,他曾经面对过不少顽强的敌人,却没有像今晚这么紧张过,因为他此刻的对手不是人,而是……。 老和尚的声音又响起了:“别乱!先在走廊上站好,我去给你们搬食物去,你们也饿了好一阵了,要不是那位相公揍巧来到,我真还没办法呢!这些年来为着你们可真把我累苦了……” 司马瑜心头一阵紧张,暗道:“果然来了,这老和尚真不是好东西,我等在这儿,他只要进门来,我当头就给他一刻……” 可是老和尚脚步声越去越远,竟是向着大门而去,司马瑜倒不禁又怀疑起来了。 “莫非这老和尚不是要杀我……不管怎么样,他养着这么许多僵尸,总不是好东西,我一定要除了他……” 老俗的声首听不见了,空庭中仍是静荡荡地没有动静,司马瑜按捺不住自己,轻轻地移到门口,将门拉开一道隙缝,探头望出去,不禁骇然欲绝…… 眼前这付情景是他毕生中所见过最恐怖的场面! 紧贴着廊屋站了一排木偶似的尸体,其数不下七八十具,虽是在黑暗中,司马瑜仍可看清最近几个的形状。 离他最近的是一个中年人,身材微胖,穿着人殓的寿在,脸部死板板,双手直垂,是一具道道地地的尸体。 再过去是一个女子,长发散乱,灰色的舌头拖出嘴外,身着红衣,想来生前一定是自缢而死的! 这些尸体一个贴一个静静地站着,好似是军队站列行阵一般,他们不呼吸,不动,只有眼睛中发出蓝光。 还有一部分尸体的身上也闪着碧绿的磷光,司马瑜是处在下风,阵阵的腐味熏得他几乎作呕! 他连忙退回身子,心里才好过一点,慢慢地定下神来,由于那一阵呕心的感觉,倒冲淡了他不少恐怖,然而心中却有着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 掉头再向窗外望去,庭院中依然空寂无物,那排尸体由于视角的限制,也看不见了。 司马瑜默默地运了一下气,尽量地把那阵腐臭味从胸隔中通了出去,然再默默地等待着,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些尸体会从棺材中走出来,则一定具有行动能力,然而他们究竟是怎么个情形呢? 他完全是茫然的,因此除了等待,他没有别的事可做,大约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吧!那老僧的声音把他从迷们中惊醒过来,移目看时,老僧已经在空院中了。 “来吧!宝贝们,快来吃吧!别急!也别抢,大家都轮得到,轻一点,别吵醒了那位相公!” 声音中有着一股摧眠似的力量,接着他眼前出现了一串奇异的行列。 那排尸体迈着僵直的步伐,迅速地向着老僧移动,然后围成一个大圆圈,将老僧包在中间。 司马瑜又置怔,发现那老僧虽是龙钟,力气却非常大,他的背上驮着一件庞然大物,赫然正是自己乘骑而来,放牧在山门外的马匹! “原来他把找的马拿来喂僵尸,真是可恶极了I”一面在心中。 暗骂着,一面又努力地抑制着自己的怒气,静静地在窗后窥伺着,心头却别别地跳得很厉害。 老僧在肩上将马匹放了下来,这头高大的骏马已被他用手法制得软瘫在地,四肢无力地振动动着。 老僧略等片刻,突地伸手朝马腹抓下去,骏马的四肢又是一阵急动,想是十分痛苦,的手起来时,已经应手带出一片血淋淋的马肉,向一具尸体掷去! 那尸体的动作也十分迅速,伸出低垂的手臂按住马肉,立刻送到口中大嚼起来。 老僧随抓随掷,不消片刻功夫,一头活生生的骏马只剩下了头尾与四个脚蹄。 四周的尸体好似十分高兴,有些还边吃边跳,寂静的夜空中只听得一片咀嚼声,齿骨相磨声! 司马瑜目睹着这一场血淋淋的惨剧发生,心中的恐惧已被愤怒所代替,以他早年的心性就要立刻挺身而出了,幸而近年来迭经变故,在冷姐姐那儿学来了不少涵养,所以还能勉强接栋住。 老僧目睹那些尸体们快乐的情状,也是十分兴奋,枯瘦的脸上堆下了浓浓的笑意。 又过了片刻,那老僧忽而一叹道:“唉!看你们吃得高兴,我的老毛病又要犯了,虔心海改十几年,用理智去克制人欲是多么困难啊……” 四毕举手听马头,帐望良久,最后还是忍耐不住,举措在头上轻声了一下,然后捧起马头,放在嘴边吮吸有声,一望而知是在吸饮马脑! 司马瑜看得心中大是震怒,在碎马喂尸之际,他还能忍得住,此刻见了老僧居然也像那些行尸一样打为,实在忍无可忍,一捏手中的长剑,正想飞身出去,可是又止住了! 原来庭院中又发生了别的变故,先前在吮脑之际,已有几个吃完马肉的行尸看得十分眼馋。 想要动身出屋之际,已有一具行尸突地激发了凶性,喉头发出一声低吼,运直朝老僧扑去。 老僧虽然捧着马头狂吮,感觉却十分灵敏,行尸扑过来时,他看也不看,抖手打出一掌。 那具行尸被他打了一个跟头,在地上滚了几滚才爬起来,双目中等光暴射,磨齿低吼,也是十分愤怒! 司马瑜认得这具行尸正是先前靠他最近的中年男尸,此刻他伸出双爪,口中荷荷直叫,形相十分狰狞1 老僧却毫不为他的凶状所动,微笑低骂道:“大宝!又是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十几年来找对你太好了,每次分食时总让你多吃一点,你稍微恢复了一点灵性,现在居然敢跟我撒野了,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挖掉你的眼睛,看你还凶不凶!” 那具行尸依然荷荷低吼,却似稍有禀惧,不敢再扑过去,只是眸子中灼灼架傲之态仍未消除; 老僧看了片刻,也微有怒意道:“大宝!你越来越不听话了,滚回去,今天晚上的拜月大会不准你参加,你生前是个叛徒,死后也不老实!” 那行尸呆立当地,一动也不动。 老僧怫然大怒道:“大宝Z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就要用化骨散对付你了!” 行尸似为他最后的那句话所慑,幸然地转过身躯,搬动僵直的双腿,万分不愿地向回廊走来! 老伯见行尸仍是被他惧伏了,心中十分得意,在后西哈哈大笑,一面又捧起马脑来狂饮。 行尸慢慢地向前移近,走到离屋丈许远近处,突然立定身躯,目中碧光更盛,榻鼻不住食动。 司马瑜知道一定是自己的气息被他闻到了,连忙凝神戒备,那行尸已发出一声低吼,直向屋内扑过去! 司马瑜怕在屋中行动不便,也想抢出门去,双方在回廊中接*了,司马瑜学着老僧的样子,迎面一掌推过去! 这时老俗也惊觉了,忙在后面喊道:“相公!留在屋里不要出来!” 他的喊声迟了一步,司马瑜的掌风已经劈了出去,他心中估计一个行尸能有多大气候,这一掌只用了三成功道,掌民达到行尸身上,恍如无物,而把长有寸余的尖爪已挟着一缕劲风袭了过来。 司马瑜做梦也没想到,一个行尸会有如许深厚的功力,百忙中只能挥动右手的长剑朝他的爪上吹去! 这F子可是用上了全力,去势很急,“轰I”的一响,剑锋迎上失爪,在黑暗中激起一溜火光; 行尸中指上的坚甲被他削断了下来,司马瑜却觉得腕上一震,长剑几乎握不住,人也被振退了两步; 行尸似乎也没有想到司马瑜分如此厉害,顿了一顿,凶众更熄,低吼一声,再度扑了上来; 这次司马瑜已经提高了戒心,再跟他硬拚,身形忽闪,避开他的正锋,手中的长剑却在空隙中灵蛇似地刺了进去。 那老僧本来已经放下马头首赶过来援救的,见到司马瑜第一剑居然能砍断行尸的利爪,神情不觉一愕,立刻袖手在旁观看; 司马瑜怒气填膺,此刻已忘记对面是一具毫无知觉的行尸,长剑以奥妙的招式点到他的前胸时,由于一向做人都很忠厚,这一到本能地刺入寸许,马上便撤了回来! 行尸根本不解招式,他搏击的方法完全是硬扑硬优司马清及剑刺进他的前胸,却无法歇止他的功势,依然硬抢进来,双臂向他的头上就圈。 幸而司马瑜那一剑不想深入,所以在撤剑之际,身形尚能控制自如,缩颈斜步,滑开他的双臂。 行尸中了一剑,仿佛毫无感觉,一扑不中,低吼声中再度抢了进来,利齿在口中直磨,显见得是愤怒已极! 司马瑜倒不禁骇然了,刚才那一剑虽然刺中了,可是在感觉上如击败革,行尸既未流血,又没有伤痛的遗迹象,对着这么一个怪物他宝在不知怎么应付! 行尸动作如风,眨眼即至,司马瑜只得再仗着轻妙的身法躲过,望见老僧在一旁抱臂微笑,不禁怒喝道:“你再不将这怪物叫住,我可要不客气了!” 老僧哈哈大笑道:“相公!老钢还不知道你身怀绝技,方才白替你担了半天心,相公有办法尽管下手便是!” 司马瑜怒哼一声,见得行尸再度扑到,手拿一翻,一股微红的光芒夹在掌风中劈出去。 他在一试的五行神功中的离火神功用了出来! 掌风声到行尸身上,果然立泰奇效,那行尸吱吱一阵怪叫,全身衣帛尽焦,夹着一股腐肉臭味,随风飘来,行尸也连蹦带跳,躲到碑藏身的廊屋中,只闻棺盖一阵急响,显然是躲到棺枢中去出! 老僧也是一阵愕然,动容地问道:“相公这种享功从那儿学来的?” 司马瑜剑眉一挑,怒声道:“这不关你的事,我问你,你一个出家人,养着这些害人的东西做什么?” 老僧微笑道:“相公不要动气,老销的这些孩子们并没有害过人!” 司马瑜想道:“胡说!怎么不害人,他们刚才还吃掉我的马匹!” 老僧笑道:“那是马匹!并不是人,马肉并非不可食,相公若到过北方,那儿还有专卖马肉的馆子,没有人说他们犯法!” 司马瑜不禁语塞,想了一下才道:“你养着这么许多凶物,一天要多少生肉来供应他们,我不相信你会从来没害过人!” 老僧摇头道:“老袖绝对保证他们除了兽肉之外,从未吃过人肉,而且他们也不常吃东西三五个月才唱一次,老油最不应该的是擅取了相公的坐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最近本山兽类非常稀少,又到了喂食的时期,老油正在无计可施,幸而相公来了,至于相公的坐骑,老油一定照介赔偿……” 司马瑜见者增说得近情近理,不觉无话可答,想了半天才道:“不对!你说他们不害人,方才那个僵为什么会向我突袭,我如不会开功,岂不是遭了他的毒手!” 老僧微笑道:“大宝是最不听话的一个,相公既然目睹一切,就知道他对老油也不大客气,老油平日对他太从容了一点,所以才养成他无法无天的习性,刚才是因为老油吮吸马脑,没有分给他,引发他的凶性,就是相公不告诫他,老油会放过他的,至于其他的孩子们都很乖,相公看他们不是好好地在那儿玩吗?” 说着用手一指,那列行尸果然手牵着手,技成一个大圆圈,漫步进退,好像在舞蹈一般! 老僧人轻轻一叹道:“老袖这些年来僻居荒寺,一直是他们在陪伴着我,解除我的寂寞,他们没有思想,对我十分忠实……” 司马瑜忽而心中一动道:“这么说来,这些行尸都是休养的,你从那儿找来这么多的怪物!” 老僧大笑道:“自然行尸,千万中难得一二,老初那有这么大的本事搜罗得这许多,这些孩子俱是老僧一手造成的!”:司马瑜大惊失色道:“你能制造活尸?” 老僧得意地道:“天赋其生,不过短短数十年光阴,还要历尽生老病死诸般痛苦,老销借其皮囊,重新赋予生命,却可以历万年而不死,而并永远保持这等形相永不改变……” 司马瑜不以为然地道:“那有什么用,连畜生还稍具知觉,有所爱僧,他们只是一群行尸走肉而已,此畜生还不如!” 老僧摇头叹息道:“相公倒底年纪太轻,对世事接触太少,要知道无知觉便无所欲,无欲则无所争,无所求,无所烦恼……” 司马瑜谕蹩眉道:“我不跟你谈佛理,我总觉得你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尤其是你刚才生饮马脑,那情形真令人呕心!” 老僧大笑道:“相公还没有见到老油当看看情形呢……” 司马瑜立刻道:“当年你怎么样?吃人脑?喝人血?” 老僧点头笑道:“相公说得一点不错,老油在未出家之前,饥非人脑不餐,喝非人血不饮,现在已经算是放下屠刀了,刚才是因为看见孩儿们吃得高兴,一时积习难改,吸饮马脑,不过是画饼望梅,世上佳味,无一能及得上人脑……” 司马瑜听得神色大变,失声高叫道:“你是尸魔长孙元明!” 老僧神色微微一动道:“那是老纳的欲家名字,现时老油只是苦孩而已!” 司马瑜却十分激动,没想到这个老僧竟是一个绝世已久的大魔头,尸魔长孙无明成名犹在七大凶人与天南双毒之前,一身武功诡异莫测,尤擅驱尸之术,并世武林人物,无一能出其右者,后来忽而消声匿遗迹,算起年龄来应该是一百出头了,自己还是听师父偶然挺过,却不料会在这荒山废寺中遇上。 老僧也微微有些激动地道:“老销谢世以来,匆匆已有七十寒暑,想不到世人还记得老油的名字,不过那批评一定坏极了……这一点老油倒不太在乎,但留虚名在,芳臭两不朽!” 司马瑜心中虽增了一分新的恐惧,然而少年气盛,那一股无生而具的正义感也支持了他的勇气,冷冷接口道:“你不要太高兴,世上的人早就忘记你了,只有我师傅博学多闻,还知道一维你的劣迹……” 老僧毫不为什,轻轻笑道:“你师父是谁?” 司马瑜壮容道:“先师姓萧讳奇,人称长后笑煞,侠誉满人间!” 老僧淡淡地道:“后生小辈偏早死!” 司马瑜立刻道:“可是我思师的英名会常留人们心中!” 老僧笑着摇手道:“相公别着急,老地无意与个师争名,其实老油也是一时冲动,这么多年都忍下去了,何必还斤斤计较那些须微名呢,老袖若真想成名,何必又把自己埋葬在这个地方呢!” 司马瑜没料到他的脾气会这么好,看着他的龙钟老态,虽然早年是一个绝世大魔头,但目前这种处境的确也算是难能可贵的悔过,想到这里,又不禁稍萌一丝敬意,仍又和缓地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江湖的?” 老僧微微一叹道:“佛云:不可说!不可说!’”脸上满是一种落寞之色!司马瑜倒不禁默,心想他一定有着难言之陷!遂也不再追问下去。 老僧等了片刻,忽而又问道:“老油之事,相公想必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现在请相公回答一下老油的问题!” 司马瑜道:“什么问题!” 老僧笑笑道:“老油方才已经问过了,相公方才最后所露的那手掌功,相信一定不是个师所授的!” 司马瑜心中一动,暗想莫非又是一个与薛冬心有渊源的人,腹中在揣测,口中仍是诚实地道:“不错!那是在下偶团机缘,在一位前辈女侠那儿习得哪种功夫名叫五行神功,在下只用了其中之一!” 老僧闭目深思道:“不错!是叫五行真气,相公用的是离火神掌,老油请问那位传功的女侠此刻还在人间吗?”\司马输心中狐疑更甚道:“当然还在人间!你问她做什么?” 老僧突地脸色一动道:“在那里?” 司马瑜坦然道:“原来是在太湖之畔的嘉同城,现在却不知迁到何处去了,在下也在四下寻访她们,你有什么事,我在找到她们后,可以替你转告!” 老僧神色一动道:“她们!她不是一个人?” 司马瑜道:“那位前辈已经适人,数年前痛失所夫,留下一‘个女儿也有十九岁了……” 老僧轻轻一叹道:“多快啊!嫁人了,有了孩子了,算了!算了!事如春梦了无痕,我也不必再找她了,找到她也没事了!” 司马瑜听他的南自语,心中大起狐疑,从口气上听来好像他与薛冬心之间有着一段情缘纠葛,可是在年龄上又实在不配合,薛冬心固然驻颜有术,现在也不过六十多岁,他已经一百多了,无论如何这是不可能的……” 这时天已微霄,老僧忽然警觉道:“只顾眼相公说话,把孩子们的拜月大会也忘记了,看来只有等下个月了!” 说完打了一声呼啸,那些牵手舞蹈有行尸立刻散了开来,排成一列,慢慢回到廊房,接着是一阵棺盖碰击声,等到一切都静止下来时,天际已泛出了一丝微明,司马瑜却被那个新名词吸引住了。 口中哺吨吟道:“拜月大会,拜月大会!” 老僧笑道:“是啊!拜月大会是一椿很有意思的游戏,好在为时匪遥,等到下个月相公就可以躬逢其盛了!” 司马瑜摇头道:“很抱歉!在下月急务在身,现在就想拜碎,只怕无暇参观这里盛会了!” 老僧神秘地一笑道:“相公何必急急地离去呢!世上尽是奸诈,江湖尤多风波,此地虽然苦一点,却是最静溢的不园!” 司马瑜仍是摇头道:“在下对人世的看法未必与大师相同,再说在下仅碌碌中一个庸人,对此地荒山的清净岁月恐怕无相消受!”!0! 老僧哈哈大笑道:“相公最好还是国此事些清福为上!” 司马瑜听他语中陷有强留之意,不禁气往上冲,冷冷地一拱手道:“盛情心领,在下虽然在此打扰一宿,可是以一匹坐骑抵值,大致也差不多了,容后再晤吧!” 说完便待寻路出去,老僧身形轻轻一幌,却已拦在他的前面,身法奇怪,完全不像先前龙钟之态! 司马瑜心头微骇,口中却朗声道:“你想干吗?” 老僧和谒地笑道:“老油别无所求,只想留相公多盘醒些时日!” 司马瑜见他故意留难,不禁悻然道:“你陪你的活死人,要把我留在这儿子么?” 老僧微笑道:“相公说对了,老油武功不足言谈,惟有这驱尸之术,却是千古的一项绝技,老拍毕生精力惧用在上面,那一点心得委实不舍得携之长理地下,放以想传给相公!” 司马瑜见他留住自己,竟是为了要传授驱尸之术,倒是微觉一怔,婉言推拒道:“先师尸骨未寒,在下实不原背师另投,你还是另外找人吧!” 老僧摇头道:“相公具天纵之资,千古难求其二,老袖这驱尸之术,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学得的,至于名份问题,相公更无须放在心上,老油无意与令师急徒,你我无妨给个忘年之交,最多只要一年半载,相公就可尽得老油之术,老油年岁已高,余时无多司马瑜见他简直是缠定了,只得忍住气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所创作的活尸可以千古不死吗,为什么不想法子把自己的生命延得长一点呢!” 老僧正容道:“相公此言,探获吾心,老油早岁即具此雄心,经多年苦研,总算略窥门径,是以能较常人多活一些时光,惜乎时不吾假,近年来深感精力减退,自知大限在即,以相公之才,加上老油的一些心得,或许能创出一条延年之道,则可以夺天地之造化。” 司马瑜倔强地道:“生死循环,乃宇宙不破真理,在下无意逆天行,当更不想驱尸作怅,你再不让路,在下只有硬闯了!” 老僧略略变色道:“老袖掬诚相恳,相公一再拒人于千里之外,老销少不得也只有强留了,相公不要以为习成了五行真气可以横行于世,老销相信还有能力可以留下相公!” 司马瑜怒火中烧,厉声大喝道:“那你就留留着吧!” 喝声中一掌前拍,掌中暗挟黄色的成立真气,劲力无传,途直向前涌去,老僧哈哈一笑,伸出枯瘦的手指,反过去,指风中只有一丝淡淡的银光。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