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文学之草船借箭

作者:学术刊物

草船借箭的故事家喻户晓,出自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
  首先介绍一下我这个人,大家稍安勿躁。我这个人如果遇到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我会以纯洁高尚,以及恭谨的心态在幻想中调戏她。遇到美文亦是如此,我会以深信,佩服和崇敬的心态在幻想中调戏她。下面开始我的草船之旅,因为有“调戏”情节,所以如果有儿童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周小瑜望着江面,愁意似这滔滔江水连连泛起,曹小操八十万大军未退,又弄来个什么诸葛小亮添乱,正是积雪未融又添新霜。而且这个诸葛小亮着实不简单,很早以前就被那刘小备捧得红透了半边天。他的才智不在自己之下,一年四季都拿个扇子摇啊摇,把对方摇晕为止,如果容他这样摇下去,恐怕自己真的要被他摇下去。
  一阵秋风吹过,凉意袭袭。周小瑜忽然两眼放光,嘴角边闪过一丝邪恶的笑,双手一拍,有办法了。他立刻找来鲁小肃,让他召集众将来开会。
  很快,人到齐了,周小瑜问诸葛小亮:“就要与曹小操干上了,先生可害怕?”
  诸葛小亮摇着扇子,慢慢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周小瑜不解,疑惑地问:“先生何意?”
  诸葛小亮轻蔑地看了小瑜一眼,似乎是嫌他连这都不懂:“都督说就要与曹小操干上了,俺(诸葛小亮是山东口音)点头表示赞成,都督说害怕吗,俺当然不害怕,就摇头了。”
  周小瑜恍然大悟,气得满脸通红:“先生说水战应当用什么兵器最好?”
  诸葛小亮撇撇嘴,思索片刻:“水战嘛,有炮当然最好了。”
  周小瑜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说道:“先生,我们……我们现实点好吗?”
  诸葛小亮笑了笑:“不过用弓箭比较现实。”
  周小瑜舒了口气,快上钩了:“用箭现实,不过眼下军中缺箭,还得烦请先生造十万支箭,先生才智盖世,这点小事……”
  周小瑜还没说完,诸葛小亮不耐烦地打断他:“你身为一个都督,不是俺说你,怎么能让军中缺箭尼?箭是必备之物,要天天用天天造,你没箭还打什么仗?”
  周小瑜一时愣住。
  “十万支箭是吗?交给俺了。什么时候用?”诸葛小亮又说。
  周小瑜一听,他已经上钩,说道:“十天能造完么?”
  诸葛小亮一脸惊讶:“十万支箭,十天?”
  周瑜见状忙说:“那半个月如何?”
  诸葛小亮摇摇扇子,说道:“不是俺说你,你身为一个都督,办事效率这么低,还打什么仗?只用三天,造不完任你处置。”
  周小瑜高兴,立刻叫来军政司写了字据,说道:“军中无戏言,先生可敢画押?”
  诸葛小亮马上按了手印。
  周小瑜见事已办成,叫来酒菜,款待诸葛小亮。小亮也不客气,吃饱喝足后扬长而去。
  鲁小肃见他走了,问周小瑜:“真的假的?看得我头晕眼花。”
  周小瑜冷笑道:“他自己作死,谁救得了,我不给他材料,看他怎么造。你去探探他虚实,来告诉我。”
  鲁小肃领命来见诸葛小亮,一进帐就听到诸葛小亮自言自语。
  注:以下言论纯属本文人物的观点和看法,与本文无关。
  诸葛小亮摇着扇子叹道:“老百姓纯洁得透明,最怕的就是黑和白,而如今当道的偏偏只有黑和白。”
  鲁小肃没有说话,自己找了个地坐定。
  诸葛小亮眼神里充满愁苦,怨恨:“俺曾经亲眼看见,一辆马车撞倒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奄奄一息……”
  “马车还能撞倒人?”鲁小肃一脸疑问,打断他。
  诸葛小亮眼睛里闪着泪光,继续道:“可能是太快了吧,小女孩被撞倒后,路上来来往往从她身边经过了十八个路人,十八个啊,没有一个人救她,没有一人走过来看看她……”
  鲁小肃忍不住又打断他:“等一下,你不是亲眼所见吗?你也没救?你在旁边看热闹?”
  诸葛小亮满脸的怨恨变为尴尬,瞬时满脸通红:“不是亲眼所见,是听人说的。其实小女孩没人敢救,如果你救了她,别人说是你撞的呢?坑不起啊。”
  鲁小肃微微笑了一下:“是啊,在北方,曹小丕满处横行霸道,一句‘我爸是曹操’吓倒多少人。”
  “是曹小操。”诸葛小亮纠正道。
  “不,外面流传的都是两个字。”鲁小肃说道。
  诸葛小亮点点头,抽了抽鼻子竟落下了眼泪:“是啊,你说他们依靠势力欺负人他们还是人吗,你和周小瑜联合起来欺负俺,你还是人吗?”
  鲁小肃没有防备诸葛小亮骂他,异常惊诧:“小明先生(诸葛小亮字孔小明),你这是何意?造箭是你自己答应的,怎么赖我?”
  诸葛小亮摇着扇子,眼泪很快风干:“不赖你赖谁,你得帮俺。”
  鲁小肃疑惑地问:“怎么帮?”
  诸葛小亮说道:“你借俺二十只船,每只船上三十人,草人若干放在船两边,俺自有妙计。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周小瑜,否则俺完蛋了还赖你。”
  鲁小肃点头答应照办。
  第一天。
  周小瑜命鲁小肃去打探虚实,很快鲁小肃回来。周小瑜问他:“见到他了吗,在干什么?”
  鲁小肃坐下来喝了口茶,说道:“没有造箭,他带着我们的工匠在他的帐中正在举行唱诗大会。”
  周小瑜皱了下眉头,很是疑惑:“唱诗大会?”
  鲁小肃继续说:“是,唱诗大会。我听见他唱道什么‘撑着油纸伞,走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还有……”
  周小瑜惊得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果然是奇才,一句中可以看出他对语言的天分和想象力,唉,我真不如他,我的诗普普通通,而他的诗显得文文艺艺,哎,小敬,你的诗呢?”
  鲁小肃低下头,没有说话,坐了一会儿,唱着刚刚听来的“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浪潮却渴望重回大地……”离开了。
  第二天。
  周小瑜命鲁小肃去打探虚实,很快鲁小肃回来。周小瑜急急忙忙地问道:“怎么样,又在唱诗?”
  鲁小肃喘了一会,坐下喝了口茶,说道:“没有唱诗,也没有造箭,他带着我们的工匠做游戏。”
  周小瑜皱了下眉头,很是疑惑:“做游戏?什么游戏?”
  鲁小肃继续说:“策略类游戏,叫什么植物大战僵尸。”
  周小瑜惊得一愣,眼睛发直,半天才缓过神来:“果然是奇才,这游戏肯定显露出他对军事方面的天分和创造力,我都想去看看了。”
  第三天。
  约是四更,诸葛小亮爬起来,出账一看,果然好大的雾,高兴得手舞足蹈,自己真是料事如神,料他两千年以后的科学仪器也未必有这般精准。诸葛小亮叫来鲁小肃说是一同去取箭,鲁小肃问他到哪取,诸葛小亮微微一笑说到了就知道了。
  诸葛小亮命人将船连在一起,驶向北面。
  鲁小肃陪小亮在船上喝酒,喝了一会,诸葛小亮走到船头,叹道:“大哉长江!……”
  只说了一句,忽然听见有人偷笑了一声。
  诸葛小亮回头一看,只见船头两个站岗的其中一个捂着肚子偷笑。诸葛小亮怒不可遏,肺都要炸开,喊道:“你笑什么?这是文学。”
  站岗的那人笑得更甚,片刻间,已笑得趴在地上。
  “俺命令你,不准笑。”诸葛小亮气得发抖。
  诸葛小亮只想把他碎尸万段,鲁小肃说:“我给你的都是些新兵,他们不懂事,绕过他们吧。”
  另一个站岗的说道:“先生,他不是笑,他从小就有发羊癫疯的毛病,这会儿是发病了。我去找人救他。”
  诸葛小亮愣了一会儿,叹道:“还得给你治病,坑不起啊。”
  诸葛小亮回到船舱,端起杯子刚想喝口酒,一个士兵慌张地走过来说道:“先生,这满江大雾,天色又黑,根本辨不清方向,我们该如何行驶?”
  诸葛小亮向外一看,果然是千里茫茫,而且天色很黑,该怎么辨方向?诸葛小亮看着船头,忽然心中一亮说道:“咱们出发的时候船头向北,顺着船头的方向行驶便是。”
  行驶了很长一段时间,隐约可以看见岸边,诸葛小亮刚想命令擂鼓呐喊,猛然间瞧见似“周”字的大旗,指着大旗惊慌地问鲁小肃:“你家小瑜何时投靠了曹军?”
  鲁小肃忙说道:“别瞎说,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吗。”
  诸葛小亮恍然大悟,惊出一身冷汗,幸亏没有擂鼓呐喊,否则这二十条船都得冤沉江底。
  诸葛小亮望着大江,千里茫茫,喊道:“现实啊,真他娘的残酷。”
  眼见天色渐亮,雾气也慢慢小了,诸葛小亮不知是该大哭还是大笑,只知道这下完蛋了。诸葛小亮摇着扇子,只觉得越摇越冷,脑子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既然完蛋了,不如这样试试。想到这里,诸葛小亮觉得手脚冰凉,手心里哗哗的冷汗,双腿也有些撑不住,浑身冷得像是掉进冰窖,他继续摇着扇子。
  诸葛小亮用尽力气狠狠地说道:“来人,给俺擂鼓呐喊。”
  鲁小肃一惊,猛地站起来:“你疯了,你想造反,就凭这?二十条船?”可是已经晚了,只听得鼓声震天,喊声动地。
  鲁小肃想出去看看情况,可是刚探出头就缩了回来,只见似暴雨,似飞蝗,密密麻麻的箭扑了过来。
  诸葛小亮勉强笑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曹小操多疑,不会出兵。换了其他人呢,在这种情况下,不辨虚实,相信其他人也不会轻易出兵吧。
  过了一会儿,只觉得船向一侧倾斜,是船承受不住箭的重量。诸葛小亮命令将船掉头。
  天色渐渐明亮,大雾也散了许多,诸葛小亮命令士兵们将内衣脱下,做成了一面白旗。插着白旗船靠了岸,岸边周小瑜的士兵将船团团围住。诸葛小亮摇着扇子走下去。
  周小瑜拨开士兵,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怎么回事?”
  诸葛小亮若无其事地看看四周,又摇摇扇子,想了想说道:“俺们……俺在教新兵擂鼓呐喊,是演习。”
  周小瑜听了将鲁小肃叫出来,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鲁小肃看了诸葛小亮一眼,心想果然是神机妙算:“我们,我们在教新兵练习擂鼓……呐喊。”
  周小瑜只觉得胸中憋闷:“好,这件事先放一边。已经三天了,小亮先生,十万支箭呢?”
  诸葛小亮指了指身后的船,船上的箭密密麻麻,活像二十只船生了一层毛皮:“箭都在船上,搬吧。”
  周小瑜气得两眼发昏,头脑发晕,一下摔倒在地,对天长叹道:“坑不起啊。”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