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意气风发章

作者:学术刊物

雨突然就下了。 细细的雨点驱散了大都市的喧哗和嘈杂,人群拥挤的街道骤时变得宽广漫长,密密的雨珠也洗尽了街心的浊尘和污染,让周边的万物渐渐显出明亮纯净的光泽。霏霏的烟雨中,很远的地方,却是朦胧一片,雾化了来往奔跑避雨的人,能看到只有眼前的他,能听到的也只有他的呼吸。 千色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变得那么无助,无助到可以大胆的请求他别离开。 然后,她听到了他无奈的叹息,“你到底想怎样?” 她却无法回答,手依然不肯放松。 他多呆一秒,她似乎就能多感受到一秒的温暖。 可雨打在脸上,有种冰凉的感觉,这种凉意很快地就漫布到了全身,就好象这世间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面对。 即使是他的停留,也已经无法温暖她了。 冷得她不自禁的哆嗦了一记。 她的哆嗦,微颤到几乎看不见,可狄克还是看到了,眉自然而然的蹙了起来。 她很冷吗? 他摊开手掌接雨,落在他手里的雨竟是冰得有些刺骨。 眸色一沉,残留着无奈的眼神闪过一丝不忍。 雨中的她,孱弱的像朵正被风雨欺凌的小白花,让他无法抛下。 “跟我来!!”他拉着她的手,一同奔入雨中。 在这雨中,千色仿佛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只能跟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雨声盖过,终究只是沉默。 最缠绵莫过于春雨,时而朦胧,时而温情,在细细的雨中结伴而跑,让看到他们的人很容易跌入浪漫的氛围。 是情侣吧。 若不是,还有谁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手牵手的奔跑。 这雨,别有一种情韵呐…… * WFP纽约总部基地后方是一片美丽的白桦林,穿过林间,就能到达WFP的宿舍大楼,传统的欧洲建筑风格,因为被使用了几十年,已显得老旧,几年前WFP就新建了新的宿舍大楼,很多人都搬去了新的地方,有些人则因为怀念,还是留了下来,所以水电煤都没断,依然正常供应,只是人气上显得颇为萧条,入夜后,有灯光窗户也只是零星几个。 F栋2单元的706室曾是狄克宿舍,他和悠结婚后,便搬了出去,因为新宿舍大楼的关系,这里没有再被其他人使用,便成了他工作忙碌无暇回家时的休憩场所。 这里的格局和其他宿舍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卧室的西墙多了一扇窗,透过窗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对面女性宿舍706室的宿舍窗户,两者之间的距离仅一步半之遥,如果同时打开的话,从这里过去,十分便利,而且绝对不会让人发现。 这间女性宿舍以前的主人正是慕容悠。 曾经,他和她经常打开各自的窗户,伴随着咖啡的香味,聊天,说着属于情人间的亲昵话题,他也常常把窗户当成门,半夜偷爬进她的香闺一亲芳泽。 只是现在再也不可能了,剩下的只有回忆。 此刻,雨还在呖呖淅淅地下着,由小渐大,拍打在窗上就像滚落了一地的珠子,啪啪作响,狄克透过被雨水打湿变得朦胧的窗玻璃看向对面,曾有的回忆,依依浮现,有甜蜜的,有酸涩的,也有苦痛的。 窗户那头的黑暗,再不会被女主人点亮,每看一次,都觉得心痛。 浴室的门被打开,千色穿着他放在这里备用的白色衬衣,宽宽大大,即便扣子已全部扣上,半个肩头还是都露在外面,内里什么也没穿,若隐若现的露出她形状挺翘且丰满的胸部,她扶着门缓慢地出来,睁着没有泪光却一样水光潋滟的美丽眼睛,看着站在窗前身影,他站在那,像是一座雕塑,寂静中有着浓浓的哀伤。 在雨中奔跑,除了把衣服湿透了,她整个人都冻僵了,然后被他带到这里,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扔了一件衬衣,让她去洗澡。 她真的洗了,却不知道洗完了该干什么。 身体暖了,她的思考能力也恢复了。 她是不是该就此引诱他,这个想法在被热水冲刷的时候,她想了不只一次,为了任务她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 组织的可怕,除了成员,外人是无法了解的。 黑暗是它的外在,肮脏是它的内里,恐怖是它的一切。 身在组织多年,连她都不知道BOSS究竟要干什么,却必须遵从命令。 她只是工具,她必须牢记这点。 可是,她还是做不到,连走出浴室,都是鼓足了勇气。 狄克听到动静,从苦意绵绵的思绪中转醒,然后回头,他以为可以很镇定看着这张与悠相似的脸,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这张脸的影响力足以让他无法去思考什么叫作镇定。 刚刚洗过澡的她,肌肤细腻如瓷,娇魅的脸上被染上了淡粉的血色,漆黑的双眸因为沾染了水汽更加盈亮清澈,她的美是如此精致绝艳,更是如此的熟悉。 悠也曾如此出现在他眼前,带着沐浴后娇媚,如同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 眼前猝然浮现出过去的一幕幕,耳边也响起了永远无法忘记的声音。 “雷,我警告你,不要半夜爬窗进来,否则你早晚都会死在我的棒球棍下。” 他则说着自认为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在检查你有没有关好窗户,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洗澡的时候,要记得关窗。” 她修长笔直的腿,冷不丁扫了过来,“你以为谁都像你吗?” 他当然不会躲,不仅不躲,还窃喜不已,牢牢将那条美腿擒获住。 她会失去重心,往后倒,然后顺势就被他搂到怀里。 她会气嘟嘟的鼓起腮帮子,怒瞪他,却又不得不伸手抱住他,以免摔下去。 然后,他会偷吻她,即便她生气的别过脸去,他还是会吻,直到她不得不回应他。 千色察觉到他在看她,与其说是在看她,不如说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涌动在他眼里的是翻滚的思念,是海浪般的爱恋,更是炙热到天地都能燃烧殆尽的热情。 不是她。 她却知道是谁。 真讽刺,她是BOSS的工具,在他眼里似乎也成了工具,用来怀念用的。 那样的眼神,让她很不自在,他看得不是她,她却清楚感受到了那份炙热的情感,烧得她难受。 握紧拳,她步履凌乱地向前走,甚至连方向都没去分辨。其实早就料到如果再遇到他,必然是这样,她不可能成功,他的眼神告诉她,她有多爱他的妻子,她无法漠然的面对他,然后利用他对妻子的这份感情,诱惑他,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甚至不能直视他,一想到BOSS要自己和他发生关系,她深刻体会到除非她能卑贱到放弃自尊,否则她绝对办不到。 她想逃,更渴求上天让他和她今生再无瓜葛,他悠然地生活在他的云端,她则继续艰苦的在荆棘中攀爬,变成两条永不交集的平行线。 至于任务…… 现在的她,连想都不敢去想。 她贴着墙壁死死拉着衬衣下摆,然后迈步,他的眼神让她慌乱,让她无法自处。 她的移动,让狄克有了片刻的清明,等完全醒了,他才发现自己有多可耻。 只是一个相似的女人,他心跳就乱了。 他忽然发现,带她来这里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他懊恼地闭上眼,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他的冲动不过是对往昔挚爱的执念,美梦早已逝去,他死抓着不放的,不过是缕飘渺的回忆,就算再用力去握,也只是回忆。 她不是悠,不是他爱的女人,只是一个陌生人,过了今晚,他们就不会再有交集。 他不说话,也不动,却挡住了唯一可以离开的出口。 千色不得不出声唤醒他,“谢谢,我已经好很多了,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可她来时的衣服呢,总不能叫她穿成这样出去吧,她想问,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每多说一个字,她都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勇气。 听到她的声音,狄克浑身一僵。 该死的,为何连声音都那么相似。 “我的衣服……”她终于又有勇气说话了,却是无比的扭捏。 狄克眼眸深了深,骤然明白她是因为光裸的下身而难为情,虽然衬衣的长度遮盖到了她大腿,没有露出什么春光,可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穿成这样,总是不合适的。 他烦躁的想,为什么刚才不冲出去给她买一套衣服,什么都好,总比现在这副打扮要强。 “你等一等……”他低沉而缓慢的道,因久未说话而嗓音沙哑。 他开始翻找有没有她可以穿的裤子。 可惜这里只有男式的,她不可能合身。 于是,他想到了床单,一把抓起一条,扔给她。 千色当头就被罩住,摸了好半天,才从头上拿了下来。 这就是他找了半天的结果? 好吧,有总比没有强。 她赶紧将自己裹起来,情急之下,她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动不了了,她是不是应该拆了,再重新来过。 她不敢动,可是不动又不行,她想走,可这样子只能用跳的,她也真的跳了,却踩到了被单的尾巴,一个重心不稳,就往前栽倒。 她根本来不及平衡自己,她想,他不可能会救她,他从刚才开始明显就在躲她,不仅离得远远的,都没正眼瞧过她。 她闭上眼,只能等待疼痛降临。 未料,狄克扶住了她。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他的教养,不容许他见死不救。 尴尬……真的很尴尬。 “没事吧?”出于礼貌,狄克询问道。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她会如此丢脸。 她懊恼的想哭,眼睛里水光流转,却还是略显倔强地摇了摇头。 又是这副无助到可怜兮兮的表情,愧疚和怜惜又莫名的擭住了他的心。 他叹了口气,缓缓道,“你可以暂时留下。” 这样让她离开,恐怕他今晚是不能安心的。 也只有今晚…… 他抱起她,她像个木乃伊似的,只能他来抱,然后让她坐在沙发上。 “要喝咖啡吗?”他问,觉得必须找些事情来做,这样才能转移注意力。 她点头,除了点头,她也只能点头。 狄克松了口气,然后起身走去厨房,开始煮咖啡。 趁他离开,千色赶紧脱下包在身上被单,重新穿妥,被单也穿不出什么花样,但起码可以让她行动自如。 很快,咖啡就好了,一看就是速溶的。 这时候,喝什么都一样。 她接过杯子,不敢看他,只往咖啡杯里瞧。 狄克也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离她远远的,走至窗边。 她深幽的目光悄悄抬起,看向他,飞快地在他脸上一掠,并没停留,然后移向窗外,最后又落回手中那杯咖啡上。 她懊恼的想,为什么天还不亮。 两人静悄悄的,谁也不看谁,谁也不说话,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静谧到让人觉得沉重。 狄克仍然望着窗外,好像当她不在,她无所事事,只能靠环视这件房屋,来打发时间。 她慢慢打量周围,这卧房的基调是黑白两色,家具少得可怜,除了她坐着的沙发,就是一张行军床,一张办公桌,因为年代久远,桌子的油漆已没了光泽,上面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的目光停顿在电脑旁的相架上,照片里的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真是个幸福的女人,即使死了,也是幸福的。 因为爱她的人,从没忘记过她。 一个男人过了十六年,还能将死去妻子的照片,放在随手可见的地方,这说明他依然深爱着他的妻子,再容不下任何女人去进驻他的心。 这样的男人,她要如何去勾引。 她苦笑,突然觉得很累,卷起腿,用手环着,或许真是筋疲力尽了,她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直到一股暖暖的清香味道让她从昏沉睡梦中醒过来,才发现,天已亮,雨已停,阳光被窗纱挡在了外头,朦朦胧胧,既温暖又奢华,慢慢的将眼光移到窗边的一张躺椅上。阳光微淡下,他的皮肤看上去很有光泽和弹性,几乎看不到皱纹,一点都不显老,这样闭着眼睛,少了狂狷,少了哀伤,竟像神一样,幽幽透着迷人的光晕,时光似乎只增加了他的魅力,而忘记了年龄。 昨夜的点滴慢慢浮现,她只记得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什么也没交流,然后她就睡着了…… 她竟然睡着了。 一个杀手,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她却竟然睡得不省人事。 她起身,冲到浴室,用冷水拍打着脸。 这时,狄克也醒了,听到水声,走到浴室门口。 两人乍然面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她觉得好可笑,一方面要勾引他,一方面又跨不过这道坎,沉默变成了两人之间唯一的交流,要她如何下手。 “要回去了?”天亮了,他就不必担心了。 她看得出,他只是问,没有送的打算,她也不需要。 她点头,“谢谢。” 他没有回话,让她先行出了浴室。 她找到了来时穿的衣服,原来是给他拿去烘干了。 等他洗漱完毕,她就又回到浴室穿戴好,再出来。 现在,她可以走了。 正当她要走时,狄克却叫住她,“把它穿上。” 她回头,看到的是他递来的外套,就是昨天的那件,他正皱着眉,看起来他十分不喜欢她的紧身衣装扮。 她记得那外套有一种温暖,能奇妙得的让她感到从来未有过的安全感,她不想拒绝。 她知道不该这么想,于是给自己找了理由。 这件外套,有让他们再次见面的机会。 狄克本不想去关心她,但见她穿回原来那套使她曲线毕露的衣服,就是觉得刺眼,他告诉自己,在美国,色狼是不分昼夜的,他不想昨晚白救她一场。 “谢谢!!”她再次言谢,穿上衣服,。 出了门,她轻轻关上门扉,压抑了一晚的紧张,直到此时,才真正松开,看着紧闭的门扉,她突然觉得这像是一道隔绝他的鸿沟,让她再难攀越。 即使她留存了再次见面的机会,可到时,她真的敢再见他吗? 她太陷入自我情绪的结果就是连身边走过什么人都不知道,还是一个看她看到惊愕的张大了嘴的男人。 她未有所觉的进入电梯,下了楼,出了大厅。 阳光暖暖的,却也刺眼,她交握的双手一颤,忍不住想回头,却始终没有,她没有忘记任务,没有忘记这个沉重的枷锁。 她需要时间,她告诉自己,只要时间再长些,她总能做好心里准备。 她咬了咬牙,激励自己,然后踏步离开。 她走后,宿舍大楼里就响起惊恐的尖叫。 日下部拓,就是刚才与千色擦身而过的男人,大呼小叫在走廊里喊,“我看到鬼了,我看到慕容将军的鬼魂了!!!” 他在走廊上乱窜,狄克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接着,他又是一声惨叫,眼睛多了一个熊猫圈,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 千色没有回她和唐的居所,而是回到午夜幽香的住处,因为她打算换件衣服,好好整理一下自己,再回去。 门被打开的刹那,她就敏锐的发现房里有人。 她全身戒备的走了进去,厚重的窗帘因为没有被拉开,遮掩了一切光亮,黑沉沉的有些恐怖…… 她摸索的想要打开灯,却听到一声阴冷的话语,“回来了?” 她慌然打开灯,便看见了室内的人,他坐在正对着大门沙发上,就像一个帝王坐在宝座上那般,正目炯曙星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她诧异至极。 竟然是安德鲁。 安德鲁见她回来,不悦的眼神稍淡了淡,然而当看到她身上穿着一件男人的外套时,双目骤然一深,嘴角冷冷的抿着,死死的盯着她看。 他冷飕飕的眼光,让她下意识的就想逃,却在后退之际,被他一把抓获。 耳畔一阵咬牙切齿的低吼,“你去了哪里?” 她彻夜未归,他等了一夜,等到却是她披着一件男人外套回来。 满腹的暴怒,让他无法抑制。 那本就魔魅的眼睛,散发出最冷的阴气……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