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人硬语

作者:学术刊物

老王退休后,在自娱自乐中,当上了“信不信由你”QQ群的群主。
  一天,他突发奇想,向群员发出一个开展“硬言硬语大奖赛”的帖子,评比采取先评论出入围的前五名(可不说名次),然后再投票,以得票多少为序,没有奖金,只发一、二、三等奖证书(一等奖1名,二等奖1名,三等奖3名)。
  二个月后,老王把入围的前五名的“硬言硬语”公布如下(按投帖子的时间顺序为序):
   1、2011年9月23日,卑人看到报纸上转载9月22日《南方都市报》上的一件事:河南省洛阳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的李浩在地下室挖一地窑,先后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此因禁为性奴,并将其中两人杀害。估计很多人对此事早有所闻,所以,不再多叙,此事“硬”的地方是当地居然派人找到报道此事的记者许光,谴责他这是“侵犯‘国家机密’”。区区技术监督局的一个小吏,虐杀女子竟然是“国家机密”,此定性是依据《国家保密法》的哪一条呢?
   2、 伊川县男子赵某进京旅游,谁知因此被截访者当成上访人员将其打致昏迷。类似事件当下本已不奇怪,让人们感到怪诞的是事后,乡信访办主任杨某这样告诫赵某的父亲:“你儿子也要吸取教训,不要到北京去,这次是被误抓还找到了,下次找不到咋办?”老夫以为那首儿歌《我爱北京天安门》再可不要轻易教孩子学唱,免得孩子们产生什么“憧憬”、“向往”待长大之后为了去看天安门而独自进京旅游,被误抓了“找不到咋办?”
   3、一位叫秦泽忠的投稿人,看到《京华时报》报道:顺义村民赵先生8月份家中被盗后报警,村里立马于当月扣除“和谐奖”奖金。因为有规定“如果当月未发生失窃,每户按照人均15元的发放奖金”。赵先生报警了,这就说明他家当月发生失窃了,按规定岂有不扣钱之理?所以,村民们说:“家中失窃,报案后难破,不如放弃报警,保住当月的和谐奖。”有如此规定之处,相信绝对是警察和小偷向往的地方。最后,秦泽忠调侃地写道“老夫我虽无力如苏轼一‘左牵黄,右擎苍’地去打猎,但忍不住也要为此聊发一次少年狂,扯直脖子引吭高歌了:要是有人来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就骄傲地告诉他,这是我的家乡......”
  4、 一日,皇冠大酒店231包厢,几位执政官员说起了硬话。一组织部门的领导说,我提拔的都是硬人,而且是响当当的硬人.....一宣传部门的领导说,我宣传的都是硬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信不信?一纪委的领导说我“双规”的也都是硬人,哪个不查出个几十万元来垫底。这时,只见市殡仪馆馆长不温不火地说,我火化的全是“硬”人,哪个人不硬都不能也不敢火化,你们信不信。此言一出,大家立马都闭嘴了。
  5、 1932年1月19日,东北血盟救国军以将计就计的方式,派孙述周(退役军人)带20名军官和护兵百人到到三原浦与于伪军司令官于芷山谈判,于芷山所施“鸿门宴”借口天晚,强行留宿,孙述周知难逃虎口。这时,在伪军中的原周部下刘锡久见事已至此,眼含热泪让孙骑自己的战马立即逃走。孙对刘说:“有难同患,要死同死,丢下部下,自己逃生,非大丈夫年为,虽生何益!”当即写下遗书嘱其二子:
   “治刚、治国我二子知悉:父生年四十有四,时置国家变乱,余本国家军人,必须与国同难,故奋然抗日,号召民众救国。但不幸中途惨遭挫折。父今为国而死,吾子必继父志,为国努力,不准为非作歹,不准不匪流盗,父总死九泉已瞑目矣。再关于父之体骨,倘能回籍暂不入土,必俟国土收复,民众免遭灾难,青天白日旗高悬国土时,再为安葬,是余所嘱。”
  刘拿遗嘱后退出,当夜,孙与部下20余人被于芷山下令拉到三原浦西门外杀害。
  投票结果,孙述周的后人说:“全票,荣获一等奖,证书还是老王自费从深圳坐飞机送到东北来的。”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