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事新编

作者:学术刊物

大江茫茫,浊浪排空。阳光敛去最后一抹残阳,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江边一位老者,昂然而立,他头戴高高的切云冠,腰佩长长的宝剑,身上的宝珠和美玉在暮色中更加焕发出奇异的光彩。他那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飒飒作响,花白的胡须在胸前飘动,老人面对乌云密布的苍穹,面对杂草丛生的大地,心潮激荡,低声地吟唱起来:“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他昨天还是楚王身边的重臣,今天却被贬到南方,昨天还踌蹒满志,要重振楚国的雄风,抵御强秦的威慑,今天却身在江边,眼望黎民涂炭,欲救不能……老人不禁老泪纵横。
  “先生,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渡江。”不知什么时候,从人来到他的身边。老人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含笑问道:“你知道我刚才到那里去了?”望着老者微笑的面庞和腮边的泪痕,从人真不知如何作答,只好疑恐地摇了摇头。
  “我去见那圣明的舜王,我们在仙宫邀游,我们乘坐在青龙白龙驾辕的车子上,多么自在逍遥。我们登上昆仑山顶,享用那玉的精英,彭祖高寿,怎比我们寿及天地,珠玉何明,怎比我们光共日月:……啊,这才是我的乐土,让那些南夷小人们去蹉叹吧,我怎么会与他们为伍呢!”
  从人惊异地睁开眼睛,他受到了老人那顿挫有力的声调的感染,愕愕地站立了很久,竟没有觉察到老人早已迈开大步登上高坡,望着老人矫健的背影,他不由得肃然起敬。
  主仆二人开始了南去的航程,船至鄂诸,弃舟登岸,回头望去,那风吹的方向是国都的方向。老人伫立远视,那双往日熠熠放光的眼睛此刻却黯然伤神。他双唇紧闭,浓眉紧锁,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剑柄。“国都已经远在他方,我不该总是流连难舍,该振作起来,要登山了!”老人自言自语道。
  车马艰难地翻越山岗,老人已经气力不支了,又要乘船向沅水进发,他走进舱中,面对北方——那是他故乡的方向——坐定。风好像平息些了,浪也小了,然而不管船夫们用力摇桨,击起的水花拍打着船舷铿然作响,船却纹丝不动。莫非流水有意,也理解老人的心情,想让他再多望一眼家乡的山水?船逆流而上,经过一天的行程,目的地快到了,离国都却越来越远了。
  一路颠簸之后,终于到达叙浦,眼前却是一片凄凉景象,群山林立,处处峭壁悬崖,宛若天然屏障把这里与世隔绝。茂密的树丛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密林深处,不时传来几声野兽的嗷叫。灰色的天空,布满了乌云,偏偏又下了雪,沉重的雪片倾泻下来,怎能抑制心中的悲愤,然而,他的心中依然热血沸腾。“无论处在多么险恶的境地,只要我的心是正直的,就不能被世所动;我自身的美质,绝不能被这浑浊的世俗所污染,由此看来,这密林倒是我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他想到接与髡首,桑扈赢行,他要象那些人一样不与奸妄同流合污,他们那样超然世外,他想到伍子逢殃,比干泊醢。“既然忠良都难免逢难,我又何必为自己的境地而哀伤呢?只要我胸怀全国,心向万众就不会感到孤寂。”他沮咒这阴阳易位的世道,他那满腔的忿懑此刻化作无限的渴求,化作发自内心的呼唤:
  “明主啊,快降临吧!”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