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媳妇那些事2

作者:学术刊物

小诺在两年前买下的那套新房,按时交付了。不愧是大的房产公司,那一期的新房交付时还搞了个什么仪式。名堂蛮多的,小诺对仪式没兴趣,拿了房子的钥匙后,迫不及待的带着阳阳与家琪去看新房。小区的绿化很好,大片的中心花园,种植的很多是大株的挺拔的名贵树木,不像有的小区,就歪歪扭扭的几颗小树,明显的低成本。小区的植被也是精心设计过的,不止是一种草木,而是不同颜色不同高度搭配着的乔灌木,所以显得错落有致,放眼望去,像音乐一样,有起伏,有层次。 少不了的是散落在各处的色彩鲜艳的儿童玩具,行装可爱,阳阳一看,就喜欢了,上了一个秋千架子,不肯下来。 小诺仔细看那些玩具,觉得做工很好,材质也让人放心,就算是钉子处的细节设计师都很人性化的考虑到了不要伤着小孩子的手。突然想起,这房产公司与客户的交流不错,记得不久前收到一封信,就是关于露天儿童玩具的,说所有的玩具设施是欧洲进口的,尤其注重细节,以保证孩子们使用时的安全。小诺很满意。走过由小块地砖铺成的漂亮的路,小诺发现两旁的绿地中有一些地方是玻璃砖,奇怪地走上去一看,原来是地下车库的玻璃顶,有了玻璃顶后车库就不会黑乎乎的了。又是细节上的设计哦!都说细节决定成败,这话真是有道理。小诺喜欢这小区。但是车库也提醒了小诺,不久以后他们还是得买车,不能因为除了一次车祸就因噎废食。开门,进入新家,90平米的两房两厅,虽不算大,但是布局合理,每处空间都相当明亮。小诺在兴奋地比划:这里放个钢琴,这里是餐桌,这墙上安装等离子电视......阳阳对新房子的兴趣显然没有对外面的玩具的多,当小诺问阳阳他喜不喜欢新家时,阳阳说:我喜欢爷爷奶奶那里的家。爷爷奶奶那是三房两厅,阳阳有很多空间可以玩或者捉迷藏,而这里只有两个房间,若外婆来的话,阳阳到时候还要与外婆共享一个房间。小诺有点郁闷,当初是多么好的眼光,更是多么好的机会,可惜,因为家琪父母的不支持,她只能在自己妈妈的资助下挑了个90平米的中套,若当时就选个140平米的大套,也许一辈子就可以不必要再折腾换房了。。。。。。她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去阳台。小诺这套房子比较靠近中心花园,所以站在阳台上有相当不错的景观,家琪上前,问: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吧?小诺说:若当时挑的是大套,就十全十美了。家琪呵呵一笑:大套啊,以后会有的。小诺哼了一声。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带爸妈来看看新房?要带你自己带,我没时间!心里正怨着公公婆婆的时候,听到老公提起他们,小诺气呼呼的甩出一句话。怎么啦,两年了,还在生他们的气?家琪故意露出夸张的神色,尽力想让小诺开心。小诺想想,说:也行,带他们来看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后悔一家人在饭桌边讨论新房子的装修。白天的时候,家琪小诺带家琪爸妈去看了新小区。家琪很有兴致地一边带路一遍介绍,小诺拉着阳阳的手跟在后面,不说话,但是眼神在暗暗观察着他们,家琪爸不吝啬的赞叹房子漂亮,小区风景好,家琪妈妈这次很难得不予评论。回到家,小诺烧菜,家琪妈和家琪爸在房间里聊着什么。吃饭的时候,一个最现实的问题由家琪妈提出来了:家琪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装修?很快吧。我们计划春节能入住呢,放上一串“10000响”,把从前的霉气全都去掉,然后在新家开始新生活。家琪说。预算装修要多少呢?10万吧。摁,那你们的装修款,有准备了吗?前段时间,老马的大哥,就是那个为了救孩子大面积烫伤的,把当初借给他的阳阳基金里的5万给还回来了,因为他家在朋友的联系张罗下得到了一个慈善基金会的帮助。另外我们想,我们还有3万的钢琴钱,先垫上一下吧。阳阳现在还小,学钢琴要等到3岁呢,这样有8万。其余的我们把各张卡里的钱再凑一下,估计也能凑出两万。别去动阳阳的钱!家琪妈马上拉下脸来。我们只是暂时挪借一下呀,阳阳基金的钱又不会少一分的。家琪说。肯定是小诺的主意,家琪妈恨恨得想。平时自己不省点钱,总想着阳阳的钱,还意思吗?其实,你们这房子的装修钱,我们早准备着了,刚才与你爸商量了,给你们10万块装修,你们有个新房子了,也蛮好,住进去之前好好放些鞭炮,把以往的晦气都去掉。家琪妈说。资助10万装修款?小诺一听,转头去看家琪。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事先一点也不知道?新房装修资助,10块,是拒绝呢,还是接受?但家琪的神情与她一样,也是才知道的这事。小诺没说话,可脑子里在飞快运行。若不接受公婆的10万装修款,那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动用阳阳基金,然后再挣钱还进去。可是刚才家琪妈听了那想法就已经拉下脸了。若接受,是不是又有什么附加条件?小诺烦死有附加条件的红包了,那又会是一段时间的不得安宁。小诺看着家琪,家琪看着小诺。两人都没有心里准备,10万的赠予,接受,还是谢绝?终于小诺冲家琪摇摇头。家琪眉毛轻轻一挑:你自己说吧。于是小诺说:谢谢爸妈的一片好心。不过,我想,你们也退休了,身边还是多给自己留些钱,我们年轻,能挣,大不了迟一年装修,所以还是自己准备装修款吧。这事家琪爸轻轻一笑,说:小诺啊,你妈就是这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好心,可有时说出的话就是没含量,你别计较啊。这个红包吧,是我们当家长的一点心意,就像前段时间你给妈妈的生日红包一样,本来妈妈说不要接受,你们自己都没有什么钱,但我说,那时小诺的心意,不接受红包,那就是不领情。这次也一样,买房是件大事,今天看了你们的新房,是很满意的,若能装修得漂漂亮亮的,那就更完美了。我们老人都祝福你们不久后有好的心情去乔迁,所以,这钱,就算是我们父母的心意,希望你们能更轻松的装修,能吧新房弄得更舒适。别推来推去的,不然会以为你不领情的!家琪爸说话水平明显高出几个档次,听着让人感动。但是这赠予实在太重,小诺还是担心。你若还犹豫,要不这样说吧:家琪妈是处于对儿子的考虑,因为家琪的情况,她希望你们能过的轻松点,尤其家琪。这段时间你的工作辛苦,挣钱也多,我们都看在眼里,按理,座位家庭成员,家琪也该同等付出,但是他还在休养,所以,就当是我们家长替家琪为家庭出份力,我这样说,你总能接受了吧?家琪爸的话都这样说了,小诺觉得再拒绝,那真是不知好歹了。于是她赶紧说:爸妈,你们千万别这样想,我身体回复了,又有机会,所以多了份工作,何况我喜欢那工作,在我看来,根本不算累。每个人都有高xdx潮和低谷,都是家里的成员,没有什么必须得同等付出这样的说法,谁能多做谁就多做一些,你们千万别给家琪压力,他现在多休息,以后照样会有很好的发展。。。。再说 ,你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和鼓励,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若你们再那么说,说什么替家琪为这个家庭处理,那我真要惭愧死了,你们别那样说了。。。。说着,小诺的眼圈也红了。好好好,我们不说了,你们自己挑个装修公司,小诺,好好设计,你的眼光我们都相信的,一定会有个很漂亮的新家的!谢谢爸爸,谢谢妈妈,小诺低着头说。这事今年小诺和公公婆婆一起度过的最温馨的一个晚上。小诺在同老妈汇报新房情况。然后告诉她,家琪爸妈资助10万装修款,他们将马上动工,到时候到新家过春节。。。。。小诺话没说完,小诺妈在电话里喊:他们家给你们10万装修款?小诺说,是啊你们接受了吗?接受了。小诺说。她不知道为什么老妈的反应那么大。小诺,把那钱退回去!老妈的声音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应酬场面的客套话。为什么?小诺问小诺妈在电话里气急败坏:小诺,你上当了一次,不能再受骗上当第二次了!小诺更加莫名其妙。小诺,你仔细想象,5年前,你们结婚,他们说提供婚房给你们,我们来提供装修款,那时的装修款是10万。5年后,你们买了房子,他们说他们来提供装修款,装修款也是10万。按照他们的算法,我们两家扯平了。但是,小诺,5年前的10万与现在的10万能相提并论么?那时候的10万可以买一小套房子了,但是现在的10万只够买个厨房!小诺,妈比你有经验一些,你公婆这个钱,绝对不能要!你没钱装修,宁可到妈这里来拿,但是那10万,明天就给妈退回去!小诺一时说不出话来。见小诺犹豫,小诺妈更加着急:小诺,家琪的那份离婚协议,我看的非常仔细,家琪能在婚后财产上全部给予你,还不是因为他觉得当初我们在他家的大房子上有10万的投入?现在那房子升值那么多,若不补偿你的话他会感觉有愧,所以把其他财产都划给你了。但是,若你这次接受了10万装修款,那么他爸妈就有理由说,他们与我们的犹如是一样的,以后万一你们离婚,那根本不可能再想上次那样,他们肯定要求你们婚后的财产平分。。。。他们太厉害了,太会算计了!他们知道,那10万装修款是他们心头的刺,是见证着他们不厚道的一根刺,他们时时想把那刺拔掉!不行的,小诺,听妈一句话,那10万装修款绝对不能要,要了,你手里就没有任何底牌了!小诺听得目瞪口呆。原来生活还这么复杂啊。妈,你是不是想多了?小诺,你忘了他们的婚房谎言了妈?你还不吸取教训吗?这话是最厉害的。是的,那时个最大的教训,她若在同样的河里再淹一次,那真是没人同情了。小诺长久不语。终于她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把钱退还他们。。。。。小诺,妈妈帮你筹钱,可能不多,也就三五万吧,但是,用妈妈的钱,你可以一百个放心的,就算其他人都会算计你,但妈妈不会算计你的。。。。。晚上,小诺斟酌着语气,向家琪说出她妈的想法。虽然小诺说的含蓄并有选择性,但是家琪还是明白了含义,他叹一口气:这生活,真是累啊。家琪妈做了个梦,一个不好的梦。可能是这些天看古代题材的电视剧看多了,什么汉朝的,唐朝的,清朝的,里面的很多情节都是皇位更替权力交接,而这些情节中都少不了后宫女人的掺和。家琪妈很容易入戏,一遍看电视,一边诅咒那些野心勃勃的年轻后宫女人。白天太入戏,晚上做梦时也梦见类类似的情景。梦境中,她是很威严的后宫之主,年轻时她代替君王除了很多力,君王很信任她,让她管理整个后宫,后宫被她治理得井然有序。她有一个很宠爱的王子,是个独子,她为这位王子的成长倾注了很多心血,因为她的未来就在这独子身上,她要培养他成为能干的太子。后来,她为太子选了位很贤惠的太子妃,希望太子妃能像她辅助君王一样辅助太子。可是太子对母亲给他选好的妃子不感兴趣,反而只是喜欢他身旁的一个小宫女。更要命的是,太子妃三年都没有给太子生儿子,而小宫女生下了一个白胖的儿子。于是小宫女也成了妃子。后来,老君王去世了,太子即位了。新君王依旧喜欢小宫女。而小宫女仗着新君王的喜欢,越来越张扬跋扈,甚至开始插手一些朝政之事。老后宫之主通过占卜之术得知这小宫女终有一天会吧自己凌驾雨君王之位上,并用无情的方式取代新据网。为了替儿子除掉一害,她决定杀死小宫女。可是,小宫女的心机更多也更毒,她用楚楚可怜的方式让新君王保护她,同事又不断壮大她自己的力量,直至老后宫之主发现,她已经使唤不动身旁的人,身旁的人全都成了小宫女的人,小宫女已经取代她成了新的后宫之主。。。。。。点完餐,喝着餐前开胃酒,男人女人们开始聊话题。苏茜是职业经理人了,公关不在话下,几句话就把三个女人的聊天乐趣提了起来,什么杭州大厦的新款时装,眼下最佳的旅游线路,杭州新开的饭庄里的甜点。而男人,在几句介绍以及寒暄后,也开始谈男人的话题,什么电子产品,什么新车性能,另外还有时事政治新闻猛料之类的小诺很快就发现,一桌子的人,他们夫妻与另两队夫妻有偶点格格不入。比如那两个女人说起香港血拼时,小诺就插不上嘴,因为她只去过一回香港,还是好多年前了,但是她们,听起来每年至少两趟,每趟都是大包小包拎回家。还有,说起旅游,小诺喜欢农家游,自然亲切,但是另外两位女人喜欢奢华享受游。五星大油轮,海景房宾馆,说平时工作压力itai大了,再没力气出门当什么“驴”,他们花钱只想买安逸,小诺没那个钱,自然也没那个经历以及奢望,所以只好听,带着不自然的笑容倾听。她感觉,苏茜和梁浩的未婚妻,他们是大家闺秀,而她,只是小家碧玉。男人堆里的情况更不好。稍一看,就发现另外两个男人的服饰价格不菲。男人的衣服,那是硬碰硬的,不大可能像女人衣服那样,运气好的话,花100块能淘到1000块衣服的效果。小诺一边喝着开胃酒,一边观察,那打火机,那袖口,那皮带,无不显示着这两个男人的精致和得体,而家琪,家琪穿的实在有点普通!谈话也一样,很自然就分出了圈子。有人说,没钱男人玩相机,有钱男人玩汽车,再有钱男人玩手表,最有钱男人玩古玩。事实上,只玩个相机就已经让家琪感觉捉襟见肘,更别提玩车玩手表了,不过,另外两位男士对手表的爱好显然超出相机,他们甚至相互交换腕上的名表来交流关于手表的观点,这时的家琪只能在旁边讷讷的看。他没有名表,也不懂名表。经济上的门不当户不对,这样的聚会让小诺有点郁闷。意式大餐上来了,浓汤,色拉,漂亮的大盘子里的海鲜或牛排正餐,让人很有胃口,服务员往铮亮的高脚玻璃杯里倒葡萄酒。资本家夫妻和样买办夫妻对付西餐自然是轻车熟路,小诺不久前刚去过欧洲,那里天天吃餐馆,吃西餐也算游刃有余,但是家琪,因训练不足而显得拘谨约束。他手握刀叉的姿势很不正点,他的刀叉在大盘子上划出了让人不舒服的声响,他碰到了一杯葡萄酒。。。。。小诺替他解围,说家琪既不是小资也不是小开,是如假包换的农民孩子,淳朴的还没接受过任何小资产阶级的文化渗透。听小诺这么说,资本家和样买办都赶紧说他们也是如假包换的农民后代。餐桌上的气氛因这个小插曲而变得似乎更为融洽,所有人都哈哈的笑。但是家琪在笑声的背后却有着更多的尴尬和谨慎。小诺敏感的注意到了。男人女人的话题依旧在继续。家琪索性不再说任何话,只管当听众。小诺瞟了两眼家琪。家琪是没钱男人,但是,若家琪在两个有钱男人面前表现的洒脱一些,昂扬一些,她会觉得她的家琪有士大夫的风范,能宠辱不惊。一个样买办怎么啦,不也得为外国主子拼命打工?一个农民企业家的公子又怎么样?财富又不是他创造的,无非是有个好老爹而已。。。。家琪,他虽然挣得少,单他挣的钱都是来自他自己的努力,不靠任何人。可是,家琪毕竟不是泰坦尼克号里的那虽然一无所有仍旧潇洒风度的穷画家,事实上,因为极少光顾五星宾馆,因为是个居家好男人,因为这一年本就消沉没自信,因为旁边成功男人给她的对比压抑,家琪在聚会中的举止谈话令小诺相当失望。不是家琪的工薪,而是家琪的自卑和消沉,深深地让小诺觉得失望。家琪没钱怎么啦,没钱是因为他没有贪欲。他只玩得起相机又怎么啦,在他的圈子里他就是摄影专家,是技术牛人,而他们呢,无非会花花钱刷刷卡而已,真让他们说说手表古玩,除了知道价格只玩还能说得出什么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可是,家琪为什么不多看到他自己身上的好呢?装修开始了。装修款是这样凑出来的:老妈3万,钢琴钱3万,个张卡的集合2万,另外与张姝打了招呼,若不够,向她借两万。把10万块钱退还给家琪爸的时候,小诺没多说,就淡淡的一句:我妈说,你们退休了,不能再用你们的钱了。很客套的一句话,但眼神里,语气上,坚定得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家琪爸脸上有种痛苦的神色。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