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婆拙荆那么些事2

作者:学术刊物

一天,家琪下班回到家,发现老爸脸色不是很好,问怎么回事。胃痛,老毛病了。家琪爸手捂着肚子,有气无力的说。家琪赶紧去给老爸倒热水。老妈呢?他问。去超市了,她看到超市广告,说有便宜的小孩衣服和鞋子,还有日常用品搞特价,什么洗衣粉洗发水之类的,她还叫我一道去。帮她拎回来,我想休息一下,说晚上等你来了一道去,她锁要被人买光的,等不及,最后很不高兴的一个人去了。。。。家琪,我也想陪她去,但真的累啊,不就相差那么几块钱吗、、、、、、、你累,就多在家休息吧。家琪啊,你妈越老精力越旺盛,我却是越老越不济。昨天,她买来很多带鱼,要我洗一洗然后用油炸一下,放冰箱里好随时拿出来红烧,可我现在手脚真是比不上以前,全部搞好都11点了,你妈还说我磨洋工,手脚太慢。。。。。家琪啊,我同你诉诉苦,我那时候可真的觉得委屈啊,你妈总是用带着挑剔的眼光看我,她很少用温柔的言语安慰鼓励我,一贯都是用批评的态度看我,可能当过老师的女人都这样吧。。。。其实,我那时是很像听到一些温暖的话当做奖励,我不怕吃苦,但是我真不想老师被人看做是个劳动机器啊。。。。唉,你妈,太要强,完美主义者,要求太高了,对自己是,对老公也是,就是对你这个儿子,宝贝着。。。。家琪爸絮絮叨叨,似乎很久没找到合适的人说话了。家琪一听,赶紧说:今天我们到外面去吃吧,反正小诺不回来,她接了孩子去参加一个什么亲子活动,我带你们去个土菜馆吃个新鲜土菜吧,不贵的,3个人的话,100块都不到。家琪爸赶紧说:你这种话千万别让你妈听到,她现在最不喜欢的就是去外面吃饭,又是你掏钱,她更是要生气的!家琪说:我们总要有点生活质量的吧,今天是周末呢,出去吃饭是件轻松的事情, 又可以不洗碗。。。要不我把钱给你,你说你请客!家琪爸叹口气: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出门,很累,动都不想动,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了,精力也不济,家庭里的事情啦,争端啦,都是需要消耗精神的。。还有,你妈,现在对我很防范,拿走了几乎所有的工资,每月就给我500块零用费,她说是为你存钱,其实,她是不放心我,我真觉得奇怪了,都老夫老妻的,我根本没那想法,还能怎样,但她说一切都是要靠预防,现在没那想法不等于以后也没那想法。。。。。家琪,这也是让我觉得特别累的一个原因,不信任,防备这防备那,唉,这样的家庭生活,真的不愉悦,不轻松。。。。家琪听着老爸的诉说,除了搂搂他的肩膀,不知还能说什么。就是,老爸老妈的事情,他还能插嘴说什么?小诺的话很简单,不经大脑:你爸妈不幸福,连性生活都没有,劝他们离婚吧!可他这个儿子,能这么说吗?好啦,老爸,老妈防你,是因为在意你,不想失去你,怕你被其他人分享了,她若不爱你,那就随你怎样了。。。。她对你对家是很负责任的,就是因为太负责任,所以让人感觉累。。。你不是说,老妈是你最可依赖的人吗?人老了,就会有点像小孩,总想听点好听的,尤其想在自己老伴这里听到些温暖温柔的话。。。家琪爸喃喃的说。家琪在爸妈家昨晚家务,洗碗拖地又修好了一个出点小状况的录音机,再陪他们一起看电视,等回到家时,阳阳已经睡了,小诺在写论文。回来了?小诺抬头看他一眼,问了一句,然后又低头在电脑上打字。家琪有点无趣,小诺的工作效率越高,越衬出他的无能。家琪啊,你有空的话,整理一下家里的东西吧,平时我是爱干清洁的活,但是也不是说一年倒头这些家务事都要我来做吧,我已经够忙够累了!我们家里已经好多天没打扫了。小诺不看他,就在那里说话。家琪有点烦,他刚刚在老爸老妈那里听了很多老人之间相互埋怨的话,然后又做了很多家务,刷锅洗碗忙了好一阵,但后来老妈到厨房一看,又说他把带洗洁剂的水滴的满厨房地板都是,踩上去,乱糟糟一片脚印。。。。家琪很委屈,做家务不是他的长项,修加点才是,他不过是因为老爸老妈今天互相看着烦,所以抢着干活,可是主动干活看来并没有回报,老妈还嫌他干活质量太次。现在才回到家,小诺又叫他干活。家琪不想干。他的家务活质量不好,再怎么干都不会让女人满意。于是嘴里嗯嗯着,手上却打开电脑,准备下点什么电影看看。小诺可能写论文不顺利,起了两次身,不是拿书就是拿字典,并拿眼睛瞟了几眼沙发上的家琪,带着不满的眼神。小福利房里没有专门的书房,就是在客厅里做了个立柜,一些书和杂志什么的几句放在立柜的某一层,现在那里乱七八糟的,小诺已经不耐贩的在那个地方翻了两次了。家琪,你有没看到我前几天打印出来的一叠东西,A4纸的,10来页,装订在一起,用个塑料软壳套着的?我写论文要用的。家琪说:没见着。小诺有点恼:家琪你能不能收拾收拾家里的这些东西?这么些书啦杂志啦广告啦,你看着就不觉得烦啊?我看我们家里都快成垃圾堆了,尤其你的东西,更加乱!真是些垃圾!小诺愤愤不平的说着。她看不下何家琪的这幅样子,无所事事,毫不进取,不能帮她任何忙,却还在给她添乱。李小诺,垃圾在哪里?你是在说我是垃圾吗?家琪今天心情也不爽,声音开始变大。我没说你是垃圾,我说你拼命制造垃圾。。。。怎么啦,说你垃圾不对,吗?我又带孩子又写论文,你却什么都不做,就知道架着个腿看电影玩游戏,你还意思吗?像男人吗?去镜子前看看你那副模样,一点阳光都没有,就是在等死!小诺先还不想扩大矛盾,但是家琪的语气和神态让她控制不住想发货。是的,你说对了,我就是垃圾一个,死人一个!我什么都做不成,要事业没事业,写论文又写不出来,到处被人指责,可是,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家琪冲小诺吼。何家琪,你自己做不出事情来,要吼老婆了是不是?小诺吼的比家琪更响亮。家琪看了一眼卧室里的阳阳,跑去关了卧室的门,然后坐回沙发,低垂脑袋,双手插在头发里,闷声说,我不吼你,因为我无能,没有吼老婆的资格。。。。我现在是个彻底的输家,所以,我什么资格都没有。。。。何家琪,这是你的态度吗?你若比老婆能干,难道就有资格吼老婆了吗?你现在就是输在你自己的态度上面,你不想进取,就这样逃避,可是,逃避有用吗?你最终还是得面对的!小诺不肯罢休。家琪脸孔朝地,手抓头发,一声不吭。好半天后,他用低沉的语气说:小诺,若有人问我,在一具身体空壳之外我最后还剩下一点什么,我会说,就算挣扎到最后一刻 我还有爱,对老婆对孩子的爱。。。。这事我的真心话。。。有时候,晚上我睡不着,也会这样问,我还有什么?我还有什么?我是不是真的一无所有哦?。。。。小诺,我的老婆,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和孩子的疼爱,那种离开你们就像心被人抓一样的疼痛,可是,你为什么不能耐心一点,等等我?。。。。。摘掉了一些器官,我本来以为我活不下来的,但是我还是愿意活下来,因为有你们。可是,小诺,我的身体恢复肯定比不上你的恢复,你难道就不能再给我点时间,让我能再喘口气。。。。我承认,我不强大的,我只是个很普通的男人,是对你们的留恋才让我活下来的,那么,你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让我有重新振作的机会?小诺,我的老婆,好不好?。。。。小诺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脸上。。。。家琪,我为我刚才的话,向你道歉。。。。。自从给上次那女孩拍了一组照片后,家琪在单位里的名气开始传出来。女孩叫乔牧兰,是单位里刚进来的新人,大学才毕业。牧兰第二天就吧家琪拍的那组照片中的一张当做办公室电脑屏保桌面,就是手拿珍珠奶茶侧身一笑的那张。照片当了屏保,来往的同事们看了自然要品评一番。品评的结果:家琪是个值得女同事们好好讨好的好同志,因为家琪能给女士们拍出好照片---是那种比影楼写真清新自然美丽生动的照片。拍完照片那天牧兰想请家琪吃饭,家琪说你请吃食堂吧,结果牧兰真的请家琪吃食堂:整整一周,家琪的午餐都被牧兰抢着打包到办公室,工作累的时候她还颠颠的去买水果零食,那份殷勤让家琪感谢不已。牧兰说,谢什么呀,你不是我哥嘛!一段时间后,牧兰到家琪的办公室,蹭着家琪:家琪哥,有空吗?什么事?我一个好朋友,也想拍些好看额照片,说要留点青春的印记。。。。家琪说:我已经为好几位要留下青春印记的女士拍过照了。牧兰继续磨蹭: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会继续为你打包午餐,好不好?家琪哭笑不得。行行行,周末吧,这段时间我都不拍鸟了,改行拍女孩子了。拍鸟难道比拍女孩子还有趣?牧兰不解。拍鸟有点像钓鱼,可能要很长时间的守候,然后抓住机会,赶紧抓拍,很多飞禽的照片都是可与而不可求,所以比较有乐趣。但是,守在那里,不累吗?这么说吧,拍鸟一方面会比较多的与自然风光在一起,心里不是累,而是轻松,另一方面又有抓拍女孩子动人申请的激动感觉。哇,说的我心里痒痒的了,什么时候跟你一同去拍鸟,好吗,家琪哥?家琪看着牧兰好奇的申请,笑笑,唉,年轻的女孩子,就是有好奇心,拍鸟对他来说更多是为了躲避一些烦恼,像渔翁一样一样进入一个清静之地,那时他没有烦恼的世外桃源。而这女孩,还真把拍鸟当生活的乐趣了。你真想去看,我以后就带你去吧。他淡淡的说。周末,家琪带上装备,去给牧兰的好朋友“留下最后的青春印记”,却发现只有牧兰一份盛装守候在他们约定的地方。咦,你的那个什么好朋友呢?家琪哥,其实是我自己还想再拍,你上次不是说去巴士车站,去建筑工地么,结果我们又没去成。。。。老是给我拍,我怕你不答应,就说是给另外人拍照。。。。我在时尚杂志上看到一组模特的照片,就是在工地上拍的,效果确实很好啊,我也想要。。。。牧兰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找来一堆理由。家琪一听不禁苦笑,无奈的摇头,训她:丫头在我这里玩花招,你就石化失火好了,我难道是那么不爱帮人家的人吗?还真被你骗了,若知道是给你拍照,我也不至于特意打扮一番再出门嘛!天啊,为我拍照就可以穿得心不在焉了啊?牧兰夸张的惊呼。你是单位熟人,我穿随便点没关系,你朋友我不认识,我总不能穿个旧夹克,拖双破布鞋就上阵吧,也得考虑点形象的!不管你穿的随不随便,家琪哥在我眼里的形象已经够好了,小姑娘甜言蜜语。哦,那你说,我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形象?就是像很温和的邻家大哥哥啦,不会轻易拒绝别人, 很善良,脾气很好,而且,平时家琪哥哥的衣服也都是很好看的,所以,我印象中你就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杭州男人!听着小同事的评价,家琪心里还真有点美滋滋的。就是你有时候不肯多说话,中午吃饭人家都在聊天,就你只听不说,然后就上网站看人家的照片,研究拍照技术。。。。其实呀。家琪哥啊,你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你多同同事们说说话,多笑笑嘛,单位肯定有很多小美女会围上来,不然,总觉的你虽然脾气好,但有有点清高,不是特别随和的那种,是不是有才的男人都这样啊?家琪一笑,他没想到他在女同事的心中是这样的印象。他以前应该还是蛮喜欢玩笑调侃的人吧,怎么成了不随和的人了?难道是今年一年,自己就由以前的开朗乐观变成了现在的不喜言笑?家琪想,有机会的话要问问小诺,她是不是也觉得他变了。小诺开始关注起彩妆。以前总觉得还年轻,化妆品很少用,觉得天然的起色最美,所以只在护肤品上的投资比较大,每天做做护理程序,化妆用品就那么几管口红和简单的腮红。但是他现在再不敢这样自信了,用红粉白粉眼线眼影修补掩盖才是可以让近30岁的女人在30分钟内由暗淡无光到焕然一新的良方。别说气质如兰,满腹实属气自华之类的话,那只是让逐渐远离青春的熟女们为自我安慰而最后怀抱着的一丝幻影而已。那天去香格里拉,她竟忘了自己的年纪,大胆的素面朝天就出发了,结果在明眸皓齿的两位淑女面前,小诺彻底败阵。苏茜是职业女性,不化妆是不出门的,而且妆是那么精致。梁浩的未婚妻是资本家千金,也是喜欢涂脂抹粉的,红红白白一身香味。若说那两女人妆容造作夸张那还能衬托点小诺的天然清秀,可人家是明眸善睐,睫毛微翘,双侠细嫩,红唇诱人,脸上每个细节都透着女人的得体和美丽----那都是世界顶级彩妆品牌打造出来的,脸部的每个细节都被彩妆覆盖遍了的。输得很惨,于是决定改造。小诺要去大商场买彩妆,带上了阳阳。没好意思向苏茜取经,直接在网上做的功课。虽然对价格已经有所准备,但是还是有点舍不得钱啊:底粉,高光粉,腮红,粉刷,眼线胶,眼线笔,眼影,假睫毛,睫毛刷。。。。MAC, BOBBI BROWN,NARS 这些大牌子,每个小东西的单价都是数百起步。女人啊,要打点一下自己的脸,成本要多少?阳阳翻着一本满是模特漂亮脸蛋的时尚杂志,在妈妈身边指指点点:这个阿姨好看,这个阿姨也好看,妈妈,你也要这样好看。连3岁不到的儿子都知道要妈妈变好看,小诺没发省钱了。最终,小诺花了一大笔钱,买回来一大堆颜料和刷子。当然,她没忘记让柜台的彩妆美女给自己化了个免费的妆。这是最合适你的知性妆,尤其对眼部做了美化,你的眼睛本来就漂亮,一化妆,更容易吸引人的。彩妆美眉让小诺看着镜中她的作品,笑着说。嗯,知性妆。谁说知性女子不化妆,谁说知性女子不要风情,化了妆后,小诺的眼睛更大更明亮了,眼神一溜,透着勾魂的妩媚。再见了,天然去雕饰的自信时代。美女是极少的,天然美女是更少的。随着岁月流逝还想继续是天然美女,那时绝不可能的。带着一个彩妆脸回家,家琪妈看了她好几眼。小诺知道,第一次专业化出来的妆,让老人不习惯了。家琪爸妈拿到一份喜帖,这是他们今年收到的第三分请帖。家琪父母的兄弟姐妹多,他们又都是老大,眼下正是弟弟妹妹的孩子们结婚的高xdx潮。如今他们手中的喜帖,就是家琪妈妹妹的孩子,那个曾经在十一黄金周假期来看望过他们的珊珊和她的未婚夫张斌寄给他们的。婚礼排在一月一日。那又要开红包了罗?家琪说。家琪妈叹口气:我们家每年的红包钱都不少啊,你们结婚时好些亲戚们的红包都是一两百,最多的是500,但我们都要开1000,说起来我们的收入高,连500的红包都不好意思开出去,怕被亲戚们背后说。然后,家琪妈开始详细算今年开出的红包钱:上次家琪姑姑宝善带女儿来买婚纱,我给了500块的红包,叫巧云买件新衣服,然后她的婚礼又给了1000的红包;家琪小叔叔的孩子,来杭州念大学了,我给了500的红包,还有我那妹夫,来杭州动了个手术,我也给了1000的红包,现在珊珊结婚,我又要取个2000出来。。。。这还 没算上过年时候的各种压岁红包呢,我一年至少要花掉一万以上的红包钱,可是,看他们给我们阳阳,都才多少啊。。。。相比起来呢,也是我们收入稳定一些,别看亲戚们中也有半点小厂做点生意什么的,好的时候好,亏的时候也有,你这个当长辈的,不至于这点红包钱也舍不得吧,挣的钱,就是要花出去的。家琪爸在旁边打圆场。我已经退休了,我也有儿子孙子的,我还想多留点钱给儿子呢。珊珊不也像你女儿一样,她小时候你不是最疼她吗?我最疼的还是我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家琪妈说。小诺在旁边听着,想起了她和家琪结婚时收的份子钱,后来那些钱都转成了“阳阳基金”,看了那基金都是提前收来的预支款。唉,红包钱。。。。。小诺知道,家琪妈心地真的不差,她也该对她好一点,只是,怎么就是与她对不上路?每次想对她好的时候,都会被家琪妈把她的好意打回来?就在收到结婚喜帖两天后,珊珊来了一个电话,带着哭腔问:大姨大姨夫,你们说我还该和张斌结婚吗?是小诺接的电话,她愣了。把珊珊的话转达给所有人,所有人都愣住了。听着电话里珊珊急促的说话和描述,大家逐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喜帖已经发出去了,亲戚朋友也都通知了,珊珊就等着当新娘子了。可是,就在今天,张斌的妈妈,也就是准婆婆, 突然提出要珊珊签一个协议,大概内容是:婆家提供的婚房,名字是张斌,但所有权为婆婆,珊珊没有权利动用;若珊珊和张斌离婚,珊珊没有任何权利分割房子。珊珊在电话里书:婆婆说这个协议必须要签,不签就不办婚礼。这房子是婆婆的没错,但是,我和张斌本来相处的好好的,根本就没有要分开的想法,她这样一个协议,不是明摆着提防我吗?我更生气的是,这事张斌妈妈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我们喜帖都发出去以后才说,这不是想逼着我签字吗?大姨大姨夫,我觉得这个协议伤害了我的自尊心,现在我连结婚的心思都没了。。。。你们说,我要不要和张斌结婚哪?你那婆婆怎么回事?一听珊珊的哭诉,家琪妈立即火冒三丈:儿子结婚娶媳妇,婆家准备好房子是天经地义,还要签什么协议?我们就没要求别人签协议!小诺看了婆婆一眼,有点鄙夷。她这婆婆,是没要求签协议,但是做法却更让人不耻,房子的归属不明不白甚至双重说法,却以这个房子为理由,时不时要约束儿子儿媳一下,还不如那个要求签协议的婆婆来的光明正大呢。珊珊,你不要急,这事可以好好商量,别立即扯到要不要结婚上,婚肯定要结的,也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你和张斌的感情。。。家琪爸在劝。姨夫,我现在已经和张斌打冷战了,他一点态度都没有,就是不说话,我觉得他是站在他妈妈那一边啊。。。珊珊郁闷的说。小诺在旁边说:珊珊,这协议不能签,这不是房子的问题,本来这房子就不属于你,你也不用记挂。但是你婆婆的做法有点欺负人,临结婚了拿出张协议,什么意思?告诉你,要是我,协议我不签,那房子我也不去住。我们自己租房!你和张斌都是公务员,有固定收入,完全可以自己买房子,我劝你一句,人要学会独立,人家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哪怕只是使用权!这事家琪爸劝阻:小诺,你不能这样建议人家,会把问题复杂化,我感觉,老人有老人的想法,有这样的想法也没错,只是方式有点不妥,毕竟现在的离婚率不低,离婚时候争财产的时间也不少。。。。珊珊啊,你要这样想,老人出钱买房已经很不错勒尔,别说写张斌的名字,我认为本来就该写老人的名字!你们年轻人就先住进去,等自己挣足了钱自己买房,这样才是积极的态度,千万不要没结婚就去怀疑婚姻会不会幸福。姨夫啊,我是积极的态度,我本来就与张斌商量以后我们挣钱自己买房,可是,眼下,看他们一家是什么态度嘛?完全是放着我这个媳妇的呀。。。。我原本也想,我们年轻,以后有的是条件创造财富,但怕就怕本来没事却整天算计的。嫁去这样的人家,以后有的折腾的,我怕啊!珊珊说。那张斌就一点态度都没有吗?小诺在旁边问。表嫂啊,不瞒你说,我最郁闷的就是这一点。平常张斌老在我耳边说他妈是如何好如何好,叫我放心当他家的儿媳,他家肯定没有婆媳矛盾,但是,还没进他家门,矛盾就出来了。小诺嫂嫂,我心里真的慌慌的。。。家琪哥,你是男人,你会怎么想啊?珊珊问家琪。家琪想了想,说:可能当时你的准婆婆答应给你们婚房时没说明白房子的归属,然后你们误解那房子就是买来给你们的,现在你婆婆想在结婚前表明归属,也不能说错。。。。珊珊,两个人以后的幸福是最重要的,只要你们两个人共同奋斗,房子真不是问题, 你千万不能带着不好的心态去结婚。。。家琪哥,你若是张斌你会怎么做?我。。。我不会让我妈写这样的协议,都要娶进门的媳妇了,疼爱都来不急,还要写什么协议呀?唉,张斌能像家琪哥这么想就好了。。。珊珊郁闷的叹气。珊珊,家琪爸在旁边补充:每方面都有每方面的想法,作为大人和婆家,最好能从宽容和疼爱晚辈的角度去想,就像家琪说的,都要娶进门的媳妇了,还要写什么协议,但是,作为晚辈和儿媳,你也要这样想,房子是老人一辈子的积蓄买的,我不能去惦记老人的东西,为了让婆婆放心,若你能有心胸做到主动同婆婆 说,这房子是你的财产,我们只是短期借住一下,我们很快会自己买个房子的,这样的话就更可以表示出你的争气和独立,向老人证明你们结婚不是因为你看上了他家的房子,是吧?小诺在旁边一撇嘴,说:我很明白那婆婆的想法,她既是想向别人表示,她买了大房子给儿子儿媳,让她有个慷慨婆婆的好名声,同时又不想让这房子有一丝一毫落到儿媳手中,也就是说,她要两边好处都捞到!其实这是何苦呢,不想给就不给好了,给了呢又给的这样不情不愿,真是的,可怎么好多老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呢?免提电话里珊珊的声音:小诺嫂嫂,我也感觉,我那婆婆就是这样的想法,想两边的好事都占。。。。小诺看了婆婆一眼。家琪妈面无表情。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